李双江大儿子李贺:在没有父爱环境中成长,托

李双江是中国男高音歌唱家、声乐教育家,更是获得‬‬国家一级演员称号‬。

李双江大儿子李贺:在没有父爱环境中成长,托起父亲继母晚年生活

 

李双江的小儿子出生的时候,他已经是57岁“高龄”了,所以称得上是老来得子。

 

为了体现对儿子的喜爱,便取名“李天一”。

 

因此,对小儿子李天一‬偏爱有加,在李天一‬15岁生日的时候,便送给了他一辆价值几十万的宝马轿车。

 

溺爱的起点是爱,落脚点却是恨。

让李双江悔恨终身的决定,就在一瞬间。

 

2011年,15岁的李天一身高长到了一米八左右了。

人高马大的富二代,闲来无事就喜欢开着豪车兜风。

画风一转,李天一就和一对夫妻在大街上扭打了起来,身手敏捷的李天一一边打,嘴里不停喊着:“谁敢打110。”

事后,李天一与人殴打被拘留教养1年。

老父亲李双江放下脸面,屁颠屁颠替小儿子收拾“烂摊子”。

 

然而,李天一根本就没有悔改之心,甚至变本加厉,一天不作妖浑身难受。

继“李天一打人事件”的2年后,李天一就换了一种玩法。

一天,李天一和朋友在北京海淀区的酒吧喝酒。

随后,把一位年轻貌美的杨姓女孩子带到了宾馆。

对女孩实行了轮jian,事后给了2000元女孩当作封口费。

 

事情在网上曝光后,引发一阵热议。

李天一被判强jian罪并处有期徒刑10年。

彼时的李双江已经74岁了,因李天一做的坏事一夜白了头。

一世的英明,就这样被毁于一旦。

李天一入狱后,李双江的过往的点点滴滴都被无限放大。

有人指责,李天一走到这一步,最大的错就是李双江。

更有人说,李天一就是遗传了李双江的渣渣本质。

 

顷刻,李双江的人设崩塌。

就在这时,李双江的大儿子李贺出现了。

他的出现给李双江送去了温暖,大儿子的爱让李双江有种说不出的沉重。

 

‬成名的路上,背后都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

李贺是李双江与前妻生的孩子,在很早以前,李双江和前妻就只有金钱往来。

李双江,1939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

李双江在小的时候就展现出了惊人的音乐天赋。

说他是“音乐神童”都不为过。

听一遍的曲子,李双江便开始找调子‬开始表演了。

 

7岁时,李双江唱了一首《放羊山歌》,深受大众的喜爱,街坊邻居听后,都对他竖起了大姆哥。

父亲见状,既开心又忧愁,李双江的父亲希望他日后能成为一名医生。

然而,李双江却一心只想当歌手。

 

在那个年代,连温饱都成问题,谁有心思花钱去听歌,当歌手在父亲眼中纯属是瞎闹腾。

父子二人,为此争吵。

李双江最终同意让步,报考哈尔滨医学院。谁知,贼心不死的李双江第二志愿填了中央音乐学院。

上天总喜欢让人做选择,李双江被两所大学同时录取了。

 

父亲得知后,拿着鞭子要他去学医,倔强的李双江不同意,死活要上音乐学院。

李双江离家去北京时,父亲没说一句好话,甚至都没有送他。

父子的关系,直到李双江大学毕业才缓和。

李双江被新疆歌舞团选中,人生地不熟的他,没有关系,没有人脉,只能出演一些小角色。

彼时的李双江,早已过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

团里有一个年轻貌美且小有名气的歌手吸引李双江,她就是李双江的第一任妻子丁英。

 

丁英是一个舞蹈演员,长得非常水灵,她的表演总能吸引很多人围观,李双江便是其中一个。

很快,丁英和李双江就成为了团里的“金童玉女”。

热恋中的男女,为了爱情早早地进入婚姻。

简简单单地举行了一场婚礼,新婚不久后,丁英就选择相夫教子,做李双江背后的女人。

 

结婚到怀孕,再到生孩子,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的井然有序,却不知这将是打乱丁英人生的开始。

丁英不仅会把家里照顾好,甚至还会利用以往的人脉帮助李双江的事业。

当李双江想退缩时,丁英在一旁鼓励开导他。

丁英的陪伴和付出,让李双江感动不已,暗自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干出一番事业来。

无论什么比赛,李双江都要去参加。

一次又一次的积累,李双江也开始小有名气,唱了很多动听的歌曲,并获得了“优秀歌手奖”。

新疆歌舞团的“台柱子”中便有李双江的名字了。

 

婚姻破裂,恢复单身的各自生活

1969年冬天,李双江参加了“文革”后的首演,他代表西哈努克访问西北,这一次的访问非常的成功。

李双江的突出能力被上级领导赏识,最终,决定把他调回北京。

李双江第一时间跑回家,抱着丁英说:“我被调回北京了,你和儿子要享福咯”。

彼时,他们的儿子李贺才1岁多。

由于工作原因,李双江先到北京,丁英和李贺则留在新疆。

 

李双江不仅在北京总政歌舞团工作,同时还担任中央音乐学院的老师。

在北京,李双江有属于自己的个人演唱会,还登上了央视春晚。

就在生活稳定之后,李双江的父亲去世了,于是,他就把母亲和妻儿接来北京生活。

 

丁英和婆婆的关系很好,她非常的孝顺她老人家。

李双江三天两头往外面跑,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扔给丁英处理,两人几乎说不上什么话,更别说增进夫妻感情。

但在婆婆和儿子面前,丁英处处维护李双江的面子。

 

时间久了,伪装出来的和谐,总会有破绽。

丁英敞开心扉的和李双江谈心,却换来李双江的责备。

丁英心里清楚,李双江想要什么,就想听他亲口说,奈何他死不开口。

 

受尽委屈的丁英对着李双江大喊:“自从嫁给你,我为这个家做牛做马,为的是什么?如今你功成名就了,嫌弃我这个黄脸婆了,觉得我配不上你了是吧。”

丁英歇斯底里的哭喊,却换不来李双江的真心,李双江心虚的开门离去。

一旁的小李贺哇哇大哭,丁英抱着儿子一起哭,喃喃自语道:“爸爸不会回来了”。

彼时的李贺,根本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当再次见到李双江时,他拿着离婚协议回来。

孩子和房子归丁英,李双江每月支付李贺的抚养费,丁英不吵不闹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从此,母子二人相依为命,丁英时常一边发呆一边流着泪水,这一切,李贺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一夜之间,李贺懂事了很多,他主动帮丁英做家务,偶尔给丁英讲笑话。

仅靠李双江那几百块的抚养费过日子,显然是不够的。

在儿子的陪伴下,丁英操旧业,一边跳舞挣钱一边带着儿子。

 

在生活上,李贺能为丁英分担压力,当丁英工作一天回到家中,李贺会端着盆水给她洗脚。

在学习上,李贺从不让丁英担心,李贺从小成绩非常优秀,是一个学霸。

 

大学毕业那一年,李贺凭优秀的成绩获得了出国的资格,令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母亲。

他想带着母亲一起出国学习,但这又不实际。

丁英让他放心去读书,自己会照顾好,李贺也让母亲放心,不要担心学费。

李贺对丁英说:“妈,我出国读书后,我来养你,你别工作了”。

自从离婚后,李双江几乎没有来看过他们母子的生活。

儿子的懂事,让丁英淡忘了对李双江的恨。

 

李贺一边读书一边赚钱,两者都没耽误,李贺依旧很出色。

回国后,李贺就到北京总政歌舞团面试,才华横溢的他靠自己的努力被认可。

在李贺的记忆里,李双江是德高望重的老一辈艺术家。

李贺把李双江当成艺术家,而不是父亲。

对他的尊重和情感也仅限于此。

 

离婚后,从丁英他们母子眼里“消失”的李双江日子过得又如何呢?

 

‬27岁之差的“师生恋”

恢复的单身的李双江,竟成为了优质单身汉,非常的抢手。

身边时常有人介绍对象给他,但都被他拒绝了。

理由则是:不合适。

李双江49岁时,他遇到了适合的那个人。

李双江和往常一样在音乐学院上课,突然,一个女学生站了起来说道:

“李教授,您看我唱得怎么样”。

女学生深吸一口,清澈爽朗的歌声回荡在教室。

李双江被女学生的音乐勾住了魂。

 

女学生看到李双江的表情后,非常得意地介绍自己:“我叫刘清娣,大家叫我梦鸽,我今年22岁,来自湖北”。

李双江非常的惜才,见梦鸽在音乐上非常有天赋便收她为徒,亲自教她。

李双江对梦鸽十分的上心,不仅推荐她去参加青歌赛,甚至还推荐她参加春晚,一次不行就两次。

李双江对梦鸽的特殊照顾,早已超越了老师对学生的照顾。

他们的关系不像师生,更像是一对“师生恋"。

 

关于两人的流言蜚语越来越多,但双方都不说破不点破。

直到一次,学校里组织全体师生去爬山,李双江全程跟在梦鸽的后面,生怕她磕着碰着了。

下山的时候,李双江突然牵起了梦鸽的手举起来,对着天大声呐喊:“我要娶梦鸽”。

两人的关系被传开之后,引起了大众高度的讨论。

有指责,李双江老牛吃嫩草的,也有骂梦鸽勾yin老师的坏女人。

李双江和梦鸽不顾别人怎么看他们,只要自己开心就好。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去吧。

 

本以为,这场恋爱只是短暂的毕业就分手。

一个震惊的消息再次传出,梦鸽要和李双江结婚。

身边的同学老师都不看好这段婚姻,认为梦鸽迟早会被抛弃。

观众更是接受不了,一个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竟然娶自己的学生,年纪都可以当她爹了。

梦鸽的父母也不同意这门亲事,也认为李双江只是图个新鲜,等哪天腻了就不要了。

父母劝不动女儿,只好无奈的答应了。

 

1990年,李双江和梦鸽的婚礼如期进行,现场宾客满座,好是热闹。

李贺得知父亲再婚后,没有说一句梦鸽的不是,更没有怪父亲不邀请他。

李贺拿出手机给父亲送去最真诚的祝福,这一举动把李双江感动得落泪了。

 

婚后,梦鸽一直想要有一个孩子,奈何李双江的年龄有些大了,想要孩子的机率相对难一点。

好在两人积极备孕,调整身体。

1996年,梦鸽为李双江生了一个儿子,可把李双江激动的睡不着,熬夜取名李天一。

欣闻得娇儿,令人无比快慰。

李双江对李天一非常的溺爱,一天天地变着花样哄着他。

但凡,李天一开口要的东西,李双江都会满足。

相反,大儿子李贺就没有享受过这种父爱,从小在没父爱的环境里带泪成长。

 

现实版“子不教,父之过”

盆景秀木正因为被人溺爱,才破灭了成为栋梁之才的梦。

溺爱不是爱,而是对孩子的一种甜蜜摧残。

李天一4岁时,李双江聘请了中央音乐学院著名钢琴教授韩剑明先生教他钢琴。

8岁开始学习书法,师从清华大学方志文先生。

为了让儿子走音乐这条路,李双江为他举办了个人演唱会,夫妇二人亲自助阵。

然而,李天一的心根本不在学习上面。

 

李天一的性格嚣张跋扈且目中为人,凡是他看不惯的人或事,他都会用他的方式解决。

李天一在前面闯祸,李双江夫妇在后面替他善后。

天塌下来,有他们顶着。

李天一一天天的长大,接触的人和事都开始复杂化。

 

李天一和李双江夫妇在家吵架是家常便饭,两天一小闹,三天一大吵。

15岁生日那天,李双江送了宝马车后。

李天一还开口要钱,李双江和梦鸽不给他钱后。

他摔门而离开了家,直接开着无牌的宝马上路。

中途和一辆私家车夫妇发生口角后,随后就打了起来。

狂妄自大的喊着:“谁敢打110”。

李双江夫妻二人把孩子领回家,教育了一番,李双江也亲自和被打夫妇道歉。

 

2年后,李天一再次用实际行动证明:

“子不教,父之过”。

李天一犯了不可饶恕的错。

这次,李双江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再有通天的办法,也无法让其免掉10年的牢狱之灾。

 

梦鸽为了儿子,也是不顾一切。

梦鸽向大众求助,梦鸽不知从哪里得知一条不实的消息,称受害者是从事卖Yin的女子。

甚至说,李天一是在醉酒后被勾Yin的。

梦鸽的说法,根本堵不住悠悠众口。

甚至惹来更多的嘲讽。

 

束手无策的李双江,只能看着儿子入狱。

一家子还成了全网的“公敌”,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李双江一夜间苍老了许多。

吃不下饭,整夜整夜的失眠。

这时,大儿子李贺出现在李双江的身边。

李贺负责照顾起他们的日常生活。

李贺对李双江夫妇说:“你们放心吧,我会负责照顾你们”。

在李贺的陪伴下,李双江和梦鸽慢慢接受了儿子入狱的现实。

 

如今,距离李天一出狱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

李双江夫妇将李天一的名字改成“李冠丰”。

一个名字真的能改变他的性格吗?

 

夫妇二人,为了儿子出狱后的生活,又开始重新站在舞台上表演。

八十多岁的李双江,竟然出现在二三线城市的商演中,令人感到震惊。

五十多岁的梦鸽,也在湖北老家举办了一场演唱会。

夫妇二人本该享受生活,如今因为这个儿子,不敢老去。

 

同样是李双江的儿子,一个被抛弃,一个被溺爱。

同样是李双江的儿子,一个低调优秀,一个坏事做尽。

自古以来偏心的父母层出不群屡见不鲜,以致同室操戈也难悔改,父母的态度很重要。

溺爱者不明,贪得者无厌。

俗话说:“惯子如杀子”。

不干涉不溺爱是父母的教养。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