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之变|内地娱乐圈:技术时代的追星体验

中国大陆娱乐产业近年来发展迅猛。本土娱乐内容受到欢迎,观众与市场边界逐渐清晰,“内地娱乐圈”(简称内娱)的概念横空问世。热衷内地娱乐的粉丝,被称作内娱粉丝或内娱饭圈[1]

有趣的是,内娱并非外界贴上的标签,而是粉丝自创的概念,因而表达出一定的自我认同。内娱热闹也荒诞——事无大小都占据网络热搜,牵引着公众的注意力。内娱给人“娱乐至死”的即视感,我们对它感情复杂,嬉笑而后怒骂。

在我看来,内娱讲述着这样一个故事:在强技术与强市场的扭力下,中国的网络世代如何寻找并修建(或解构)自己的生活方式、审美领域与文化身份。

追星文化由来已久,在世界各地也有不同风格和特点。当下围绕内地娱乐圈展开的追星则充满了新的动态,可算作一种“中国式追星”。内娱的运作方式实则反映了平台时代的文化生产特征,照射出当代的社会文化生存境况,也酝酿着新的道德和价值准则。如是,内娱是一个肌理丰富、充满动态的时代文化景观。

对文化研究者、行业观察者以及市场分析者来说,内娱都可算作一个具有方法论意义的个案。本文接下来尝试梳理一下内娱及其饭圈的主要特点。

1)内娱:文化地理新认同

在主流话语中,内地指除港澳台地区以外的中国领土。内地娱乐圈实际上将“中国大陆地区”标示为特定的范围,与欧美、日韩、港台等文化生产中心在地理上作区分。欧美是全球强势的流行文化输出地,对大陆观众有显见的影响(如好莱坞大片)。尽管欧美娱乐工业水准较高,但由于文化、语言、政策等因素,与最大多数的中国观众仍有距离,因而属于小众利基市场。

改革开放后,对大陆观众影响最深的莫过于香港、台湾地区的流行文化。从邓丽君、罗大佑到小虎队、周杰伦,从金庸、琼瑶的文学原著到影视改编,从港产电影到台湾综艺与偶像剧——这些娱乐内容建筑了70后、80后的青春文化梦境。但港台流行文化的影响近年来渐渐弱化以至消失殆尽,成为一代人怀旧凭吊的文化记忆。

最近十年,日本、韩国的娱乐对中国内地的影响尤为明显。其中韩国娱乐生产模式一直是中国娱乐业学习效仿的对象。例如,以东方神起、Super Junior、Big Bang及BTS为代表的韩国男团,以及在韩国受训的归国四子,先后在中国大陆受到追捧。直到今天,热衷日、韩娱乐的中国粉丝数量仍然非常可观。

在地理区隔之上,内娱也表明独立的文化与审美标准之建立。这两年,中国大陆的娱乐生产摸索出本土化策略,推出大量本土艺人、偶像团体、IP、综艺、影视音乐作品。粉丝群体激增的同时,更发展出一套观看、评价、参与内地娱乐的标准和方法。

TFBOYS

TFBOYS


比如,2013年成团的TFBOYS,经过时间考验已成为当下最成功的艺人。TFBOYS作为偶像团体,在审美、风格、运营上与韩团区别很大,可看作本土市场野蛮生长的另类模式。又如,大陆原创网络文学IP改编的剧集,收视号召力极强,往往能推出顶级明星。随着“内容-观众”生态逐渐成型,内娱作为一个文化地理概念也逐渐清晰。

尽管在很多话语中,内娱可能含有自我嘲解的意思,流露出对本土娱乐工业品质不佳、行业标准缺位的批评。但从更宏观的角度看,内娱概念隐晦地指出中国娱乐工业摆脱外部影响、走向独立发展的历史过程。与时尚领域的“国潮”理念相似,内娱体现出在中国文化行业及粉丝群体中形成的新文化自我认同。

2)市场规模庞大

市场规模是内娱不可忽视的特点。据最新统计数据,年龄在10到39岁之间的青年、少年网民占我国全体网络人口的40.8%,约有5.72亿人[2]。青年网络用户是娱乐消费主体,可以想见构成内娱粉丝的人口基数很庞大。

据《2018年微博粉丝白皮书》统计[3],仅在新浪微博一个平台,当年共有167亿人次关注娱乐明星,活跃娱乐明星粉丝人数达到7498万。在所有微博娱乐粉丝中,20到29岁的青年人占比达到71.2%,女性占比为61.1%。调查还显示,粉丝中有57.5%为全日制学生,76.8%拥有大专/本科及以上的学历,学历高于互联网人口的平均水平。

粉丝规模大意味着内娱是一个巨量商业市场。大市场保证了高投入的娱乐生产可获得充分的利润。当下娱乐生产的制作成本攀高,同时娱乐内容吸引投资、广告的能力也更强。或许也只有内娱的市场规模才能支撑起如此高成本的文化生产。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