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校长|陈冠:冲出大凉山,一位90后支教老师

中考体育100分、体育中考占比加大、体育培训市场走俏火爆……最近半年,体育牵动着无数考生和家长的心。

但体育的面貌从不只是分数——随着体育理念不断夯实加深,有一群校长用10年或更长的岁月大力开展体育教育,用运动教会孩子如何为人、如何谋生。

近日,澎湃新闻记者走访全国多地,采访多位“以体树人”著称的体育校长,他们的学校或坐落于城市周边乡村、或来自脱贫攻坚地区,也有杭州、成都的现代化大城市学校。

但相同的是——他们都用体育影响着孩子的未来,体育甚至改变了许多孩子的命运。

制图:白浪

制图:白浪

嗡、嗡、嗡……一整天,校长陈冠的手机震动几乎没有停过,微信始终保持99+的状态,置顶的对话框要划5个屏幕才见底,这就是他的日常。

与微信的热闹相比,他所任教的学校却有些世外山林的感觉——千哈博爱小学,一所藏在四川大凉山深处、2600米海拔的支教学校。

这里是整个凉山彝族自治州最后实现脱贫攻坚的7个县之一,但天南海北汇聚而成的支教团队,让孩子们的眼里不只有身后的大山,更有山外的世界。

“90后”校长陈冠,通过开展最“平价”的体育活动,让24个孩子走出了大山。如今他们怀揣足球梦,再度启程……

陈冠(左)和孩子们自拍。 本文图片均为实习生胡杰 摄

陈冠(左)和孩子们自拍。 本文图片均为实习生胡杰 摄

“篮球场里的足球梦”

2020年12月中旬的四川大凉山,即便阳光已经洒了满地,但寒意仍然会浸过棉服溜进肌肤,让人不禁打个冷颤。

陈冠7点就爬了起来——喊学生起床、买早饭、预定班车……他要带学生参加美姑县青少年校园足球小学联赛的比赛。

比赛地点在距离美姑县41公里外的洒库乡小学,这所中心校的操场有着附近“罕见”的人工草皮。这样的足球场,县城也不过只有两片而已。

草皮里的塑胶颗粒还没冒头,显然这片球场刚刚建成不久——甚至,球场二十米远的运动器材区,都还在搭建当中。

此行共5个带队老师,但在27名学生的“庞大阵容”面前,依然让陈冠没法掉以轻心。

最重要的,他希望能趁比赛前带孩子们再熟悉熟悉场地。“没办法,我们经验差太多,所以要多弥补一些。”操着些许广东口音的陈冠,在彝族比例接近98%的美姑县并不多见。

孩子们在篮球场训练足球。

孩子们在篮球场训练足球。

1991年生于广东湛江的陈冠,在千哈村博爱小学当了3年的校长。全校165名学生全是彝族,而这所只承办了5年的乡村小学,还没来得及迎接他们的第一届毕业生。

更特殊的是,全校8名老师全是支教老师,由凉善公益组织选派,陈冠正是其中之一。

当美姑县教体局的李荣波询问陈冠是否愿意参加足球比赛时,从小看齐达内、罗纳尔迪尼奥长大的他,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这是千哈博爱小学的一贯风格,体育活动来者不拒。之所以如此青睐体育,陈冠的答案很简答——相比艺术类活动,体育对孩子的教育出成果更快,也更“平价”。

但相对的“平价”,有时依然是一份奢侈。

“上个星期去县城训练,那是很多孩子第一次见足球场。”陈冠之所以如此羡慕,是因为他所在的学校,只有一个篮球场和羽毛球场。

训练只能在篮球场上进行——学校球门不够大,就把两个球门摆在一起;比赛用球是4号球,学校只有5号球,发朋友圈募捐;学校太小没法开大脚,于是带着大家全场练球感和传球……

孩子们的出征合影。

孩子们的出征合影。

比赛前一个星期,陈冠还在朋友圈写道:“今天,我们去借一个足球场。”那天,陈冠带孩子们下山前往美姑县城,实地感受足球场的模样。

但下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是很多孩子今年第一次下山。”另一位带队老师柴庆华对澎湃新闻记者说出原因——“国庆、彝族年、加上这次比赛,今年一共三次。”下山的次数,柴庆华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尽管陈冠给孩子们看了许多足球比赛和教学视频,但第一次实地感受足球场,身为守门员的地日小军只说了一个字:“累!”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