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牌的泡沫?95%的手袋没有升值空间

奢侈品牌的泡沫?95%的手袋没有升值空间

比起稀缺性,“流通性”才是二手市场消费者的购买基准


奢侈品牌新一轮涨价潮刚刚落下帷幕,关于“名牌手袋就像理财产品”的说法再度甚嚣尘上。

据时尚商业快讯,在过去的半年时间内,奢侈品牌的涨价频率达到两个月一次,最新一次发生在刚刚过去的5月中旬,平均涨幅约为10%至13%,稳定程度堪比黄金、白银等硬通货。

受此影响,近期无论是在北京、上海还是广州,Chanel、Louis Vuitton门前均出现大排长龙的景象。即使是5月14日Chanel全线产品涨价后,上海恒隆广场Chanel店门前依然排起了长队,队伍中的消费者称他们是为预防下一波涨价而入手。

对于这一现象,有分析认为奢侈品牌一年至少两次的涨价潮令消费者逐渐产生了一种在涨价前入手名牌手袋就是赚到的错觉,间接鼓励人们及时消费,让“早买早享受”成为消费者的信条。尽管很多人并不会选择出售他们的手袋,但是已经购买热门单品的消费者发现商品涨价后,往往会认为自己足够幸运,以及他们的消费决策得到了市场的肯定。

此外,奢侈品牌每年都会特别推出限量特别款,进一步刺激已经拥有经典款手袋的消费者产生新的欲望,用极高的获取门槛创造新的“奢华梦境”。然而一旦遇到了特殊时候需要出售名牌手袋变现时,消费者就会意识到实际情况并不如理想般美好。

以二手奢侈品生意最发达的日本为例,疫情发生后不少消费者把名牌包拿去中古店变卖,其中大部分为Chanel和Louis Vuitton。但据日本媒体报道,一个女生于2月斥资40万日元约合2.6万元人民币的Louis Vuitton新款纯白Tote包,最终只以18万日元约合1.2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不及原价的一半。

国内网红十音在一个名为《百万奢侈品当掉能换多少钱?》的Vlog中也显示,总值25万元人民币的奢侈品手袋最终只能收回约4万元,其中一款原价4.2万的Prada限量版Tarot Clutch的典当价仅为8000元,典当行的工作人员表示原因是不符合大众消费者需求。
另一名澳洲的KOL也在疫情发生后把自己的部分Chanel手袋拿到二手平台寄卖,即使价格一再下调,依旧无人问津,负责人给出的理由是她的手袋款式大部分为秀款或限量款,设计过于特殊,二手奢侈品的消费者较难消化。

即使是被视为最具保值能力的爱马仕铂金包也未能幸免。

铂金包是由高档小牛皮制成的无徽标袋,源于法国女演员Jane Birkin于1984年在飞机上与爱马仕主席Jean-Louis Dumas的一场偶遇,由于很难买到,36年来铂金包高居手袋价值的高位,成为投资升值的对象。 

米兰站董事长兼创始人姚君达今年初曾透露,人们正在拿出此前市场上罕见的手袋款式,仅今年3月,该公司就收购了10多个爱马仕鳄鱼皮手袋,每个手袋的价值均超过30万港元,“经济低迷给个人财务造成了压力,出售奢侈品是解决短期现金紧缩的最快方法之一。只要股市出现重大波动,就会有更多的珍贵手袋流入市场。”

大量的抛售导致的结果就是供过于求,铂金包的稀缺性不断减弱。据Bernstein奢侈品分析师Luca Solca透露,目前全球市面上的铂金包数量已经超过100万只。虽然二手市场的铂金包没有配货等潜规则条款限制,但在当下这个特殊时期人们消费观念日趋谨慎保守,要想他们像往常一样花费数十万元购买手袋并不现实。

今年4月,美国奢侈品百货零售商Neiman Marcus旗下二手官网“last call”进行限时促销活动,售价动辄上万美元的爱马仕铂金包和Kelly等经典款手袋赫然出现在打折商品之列,折扣力度在9至7.5折之间不等,引发消费者与业界的广泛关注。

上述种种突显了一个事实,比起稀缺性,“流通性”才是二手市场消费者的购买基准。
当“保值”这层“皇帝的新衣”被消费者察觉到以后,奢侈品牌亟需寻找新的方法来维持人们的渴望,这也解释了近年来奢侈品牌为何开始频繁在手袋产品设计上下功夫,甚至不惜打破与街头潮牌之间的界限,以打造更多具备保值潜力的爆款手袋。

2018年初,Louis Vuitton与街头潮牌Supreme的合作被视为世纪联名,真正地打破了奢侈品牌与街头潮牌之间的壁垒,系列产品的销售额迅速达到1亿美元。随后同属LVMH的奢侈箱包品牌Rimowa也联手Supreme推出合作系列。

Dior则在与美国涂鸦艺术家Kaws合作后,又与美国艺术家Daniel Arsham合作呈现2020夏季男装系列,更推出售价在数万至数十万元之间不等的限量款雕塑。同时,该品牌还不断尝试制造新的爆款手袋,例如去年5月发布的新款手袋30 MONTAIGNE以及创意总监Maria Grazia Chiuri上任后复刻的马鞍包。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