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遭车祸成植物人,母亲守候400多个日夜,不

400多个日夜,呆在病床前不足3平米的区域内,每天24小时,几乎无眠无休,每日伙食费定额10元……在安徽合肥市二院高压氧科病房内,一名20岁的小伙车祸后成了植物人,其母亲已经连续400多天坚守在病床前陪护。她不知自己能坚守到何时,也不知自己会不会突然就垮掉。

春日的阳光让整座城市暖和起来,对于一些久病在床的人来说,天气转暖真是个好消息。不过,这对于在合肥市二院广德路院区高压氧科病房的陪护人任传芳来说,一切必须得照旧进行。任传芳的眼前,是今年20岁的儿子周一帆。自2017年大年二十九在家门口被车撞后,便被送到医院抢救。命是暂时保住了,但是他成了植物人,只能躺在床上睁着两眼看向天花板。图为床头挂着“高危、防跌倒、防管道脱落”等提示牌。

“那一年是大年二十九,我那时候跟着儿子到了医院,就再也没有回过家了。”说起这400多天的经历,任传芳不禁潸然泪下,这一年多的时间,因家庭原因无人可以“搭把手”,她只能独自承担起陪护的重任,不曾离开超过10分钟。也只有在母亲陪伴在身边时,周一帆才能安静片刻。他虽然已成植物人,但能看到,他的眼角余光一直在寻找母亲的身影。图为提起儿子的遭遇,任传芳十分难过。

任传芳说,儿子今年20岁了,过去的几年,因丈夫残疾多年,她独自在上海收废品为生,儿子中学毕业后,心疼母亲身体不好,便也跟着来到了上海,“帮我拉板车收废品”,那几年虽然清贫,但是却是她“最幸福”的日子。那时,她的两个女儿已经出嫁,她只需要再多努力一些,为儿子的婚姻大事操操心,生活亦有奔头。图为儿子的喝水、饮食都要靠针管注射。

不幸的事情发生在2017年的大年二十九,在外打工回乡的周一帆被4名同学邀请外出聚餐,就在离家不远的车站附近,周一帆走在路边被一亮面包车撞倒,随后被送到医院抢救。交警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显示,该事故中,面包车负全部责任。图为看看儿子成这样,任传芳经常不由自主地哭泣,病友家属和一些护理人都来安慰她。

交通事故的伤者,按照政策是不能享受医保报销的,周一帆不得不被母亲送到合肥市二院,自费住院治疗至今。“肇事的就出事的后来一个月来了两次,送了4万块钱来,保险公司赔了16万,他们就没来过了。”任传芳说,这比法院判赔的金额少了太多,因她无法分身处理此事,便只能一直拖着。图为任传芳一天天陪伴着植物人的儿子。

“一个月两三万的医药费,全靠两个女儿在外打工贴补。”任传芳说,两个女儿也已经成家立业,这样长时间拖下去,她怕女儿的生活也会被拖垮,她也不止一次想到放弃,但是看着病床上独子渴望的眼神,她一直舍不得。“我知道儿子能听懂我讲话,你看我让他眨眨眼,他真的会眨眨眼。”图为任传芳每天紧握儿子一天的消瘦的手,希望用这种方式传达给植物人的儿子,早点醒起来。

没有经济来源,肇事者赔偿不到位,任传芳已经把能借钱的亲戚电话打了很多遍,发展到后来,除了两个女儿,其他人已经不怎么接她的电话。“我也知道,亲戚们已经借了很多钱,他们自己不能不生活啊。”但即使如此,周一帆的医药费每隔半个月就会出现“欠费”的状态。图为一天二十四小时,只有倒水、打饭时候离开一小会。

按照医院的规定,护士站会把住院病人每天的医药费清单送到患者的床头,有欠费的就会提醒“欠费了,该缴费了”;但周一帆的床位,是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不愿意催费的那一个。“我们都知道他家的情况,谁忍心去呢,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哦。”护士长蒋美丽说。图为护士经常过来安慰她。

高压氧的治疗,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对植物人的唤醒存在“奇迹”发生的可能。任传芳一直坚持把儿子留在高压氧的病房内,就是想着“有一天儿子能醒过来”。但是,经济上的困难,让她已经无力支撑高压氧的治疗。她把自己每天的生活费定为10元钱,这在医院附近的食堂几乎难以买到什么吃食。图为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一人睡不着,在走廊里来回徘徊。

“家里还有84岁的孩子爷爷和83岁的奶奶,他们身体还好,过一个月会把家里积攒的十来个鸡蛋送来。”任传芳说,如今全靠两个女儿和两个老人的帮衬,她才能支撑下去。“她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她目前唯一做的事情,就是用自己的生命在守护儿子,希望他有一天能醒过来。图为独自在医院一年多陪护儿子,满头已披上银丝。刚子 道龙 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