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病逝,3岁女儿竟指着大木柜叫妈妈,我撬开

2019年1月25日,当我扔下冗杂的公务,急急忙忙从国外连夜赶回交通闭塞的老家,湖南省武冈市邓家铺镇新桥村时,妻子已出殡3天了。山高林深,春寒料峭,我半跪在妻子墓碑前手捧香烛,追古抚今,肝肠寸断……

妻子和我青梅竹马,两人从小在这座依山畔水的村落里一起长大。她是个性格朴实无华、安贫乐道的人,打小就没有远大的志向和出人头地的梦想,平淡的内心如这座小村庄般静谧祥和。在我大学毕业的第三个年头,我从省城回家省亲的那个春节里,我和初中毕业就一直在家务农的妻子结婚了,没有隆重的婚礼和信誓旦旦的誓言,只有在我们双方清澈的眸子里才能看到彼此深入骨髓的身影。

在家完婚后一个月,我就远赴省城上班去了,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们的将来,为了早日把妻子和这辈子没享过一天福的父母亲与岳父母接出来,骨子里低人一等的我拼命工作,拼命赚钱,拼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拼命……

3年后,我们的爱情结晶灵儿出生了,忙碌的我只回家看了一次,停留了半个月就走了,我得抓紧回去拼命赚钱,因为我又多了一个牵挂!

万万没想到,就在我打算完成国外那个订单,然后回省城按揭一套140平方米的商品房时,母亲打电话叫我无论无何抓紧回家一趟,她言语吞吐,如鲠在喉……身在国外的我,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是我一直患病的父亲不行了?容不得我细想,我把工作移交给了同事,然后搭当天的飞机,急匆匆地赶了回来。

“冬晴……”我一头磕在妻子墓碑上,鲜血直流,泪水泫然而下:“你身患绝症为什么不告诉我啊,你为什么总是报喜不报忧啊?你骗得了我一时,骗得了我一世吗?你我贫贱夫妻,有什么话不能说呢?你跟着我这么多年,没享过一天福,没过一天好日子,如今你就这么病逝,你叫我怎么办?你叫我于心何忍呐!呜……”

春雷滚滚,响彻了天际,我在母亲的搀扶下,一身黄泥,浑身湿透地回到家,双眼无神地躺在长椅上,头痛欲裂。

“爸爸!”3岁的女儿拿着我上次回家时给她买的芭比娃娃,一脸无辜地靠近我:“给你一个,你看像妈妈么?”

“像!”我双眼红肿地望着女儿,泪水潸然而下:“灵儿,我的宝贝,爸对不住你,对不住你妈……”

“妈妈怎么不见了?她又躲起来了吗?”幼小的灵儿哪里知道她那慈眉善目的母亲此刻已和我们阴阳两隔:“爸,你带我去找妈妈啊,我知道妈妈在哪里,她就躲在堂屋那个大木柜里!”

“嗯……”我涕泪交零:“你和奶奶去找吧,爸很累,需要休息会儿。”女儿走了,失望地瞥了我一眼走了,双眼含泪。

我洗了个澡,昏昏沉沉地睡了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中午。母亲炒了几个菜叫我起来吃饭,我们一家围坐在圆桌前,没有谁动筷子。

“怎么不叫妈妈吃饭?”女儿看了看神情肃穆的我们,然后指着堂屋里那个上了锁的大木柜叫了起来:“妈,出来吃饭啦,别躲啦,我知道你藏在里面,爸爸回来了,都等你吃饭呀!”

女儿见我们毫无反应,她爬下长凳,一摇一摆地走到大木柜前,拼命敲打起来:“妈,妈妈,出来啦,吃饭啦!”

我和父母都低着头,泪如雨下。我走了过去,一把抱住女儿:“灵儿,你妈妈不在了,她到另一个世界等我们去了,灵儿,明天咱们一家都去省城,我失去了妻子,我不想再失去你们了!”

“妈妈躲在里面,你把锁打开,妈妈躲在里面!”女儿拉住我的手,不断重复着这句话。我咬了咬牙,一狠心,拿起木柜旁一把螺丝刀,用力撬开了这把被母亲上了锁的大木柜。

能容下两三个人的老式大木柜门开了,望着存放在里面的东西,我傻眼了:里面存放着的都是我和青梅竹马的妻子这么多年交换的信物,我们一家的照片,还有这些年我买回家给女儿的玩具,最关键的是一副我们一家三口未完成的素描画……我的妻子从小热爱绘画,可惜家境不好,我岳父母家没有儿子,只有2个女儿,身为老大的她从小就是家里的主劳动力,当年的她因为偷偷绘画,不知道被父母亲打骂了多少回。可怜的她嫁到我家后,相夫教子,为了怕被我父母亲发现她还在绘画,竟躲在这个阴暗的大衣柜里面画,比对着一张我们一家三口的照片偷偷地画……

“冬晴……”我抱着这副未完成的画作,涕泪交零,哭成一个泪人……

第二天上午,我们一家四口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我紧抱着妻子未完成的画作,暗暗下定决心,哪怕到外面再苦再累,也要抽空去学习素描,用自己的笔,亲手完成妻子未完成的遗愿。

“冬晴,我的妻子,这辈子我对不起你,下辈子我做牛做马来还你,你还愿意嫁给我吗?冬晴,我永远的爱人!”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