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多地打响儿童青少年视力保卫战:成绩和视

武汉市红领巾学校学生正在做眼保健操 澎湃新闻记者 廖瑾 图

“近视的孩子越来越多,年龄越来越小,这不仅仅是近视的问题,是影响一生的健康问题,更是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

11月5日,针对青少年视力健康,武汉市青少年视力低下防制(预防控制)中心(下称武汉市视防中心)理事长、主任杨莉华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近日,由教育部新闻办组织的教育奋进之笔“1+1”系列发布采访活动第八站走进湖北武汉,主题即是全国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

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目前中国近视患者人数多达6亿,青少年近视率高居世界第一,学生近视呈现高发、低龄化的趋势。

今年8月底,教育部等八部门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其中明确,从明年起,将近视防控纳入地方政府绩效考核,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上升为国家战略。

事实上,保护儿童青少年视力的“光明之战”已在全国多个省份打响。

学生近视为何难防治?学校间竞争和家长期望成“阻力”

杨莉华13年前就开始关注青少年近视,当年刚当选武汉市第十届政协委员的她,交上去的第一个提案就是《救救孩子们的眼睛》。在接下来的十一届、十二届连任期间,杨莉华相继提出多份提案,希望全社会能树立起“健康”第一的理念,实施战略前移,从源头控制,抓早抓小。

看到有的孩子才5岁就400度近视,大部分青少年近视后配镜矫正已经难以阻挡近视上升率,杨莉华忧心忡忡。

目前,近视率低龄化、发展快的趋势还在继续。2014年全国学生体质健康调研与监测结果显示,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和大学生视力不良率分别为45.71%、74.36%、83.28%和86.36%。2018年《中国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显示,我国四年级、八年级学生视力不良检出率分别为36.5%、65.3%;部分区域学生视力不良问题突出,视力不良检出率四年级超过60%,八年级超过80%。

学生近视为何难防治?

10月29日,教育部在武汉举办相关发布会,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表示,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存在着家长对近视认识不足与督促健康用眼之间、电子化教学推广与减轻用眼负担之间、全社会普遍“低头”与青少年养成健康用眼习惯之间的“三重矛盾”。同时,深受“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观念影响,从幼儿园甚至从出生开始,家长不断为孩子报名参加各种早教培训班、兴趣班、辅导班,学习压力从校内蔓延到校外,加重用眼负担。

杨莉华对此认同:“很多家长认为只要成绩好,觉得近视也无所谓。”

事实上,家长的焦虑成了为学生视力“减负”的阻力。上述《实施方案》提出“到2030年,小学生近视率下降到38%以下”的目标,要求学校减轻学生学业负担,“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但据央视11月6日报道,《方案》实施已2个多月,小学一二年级的书面家庭作业却难以取消。

报道称,有家长认为小学生自制力不强,完全取消作业不一定是好事;也有家长认为,一点作业都没有,也不利于孩子打好基础。专家认为,各个学校内部的考核、学校之间的竞争,家长的期许,在很大程度上,导致教育部《方案》难以有效落实。

“必须要从源头抓起,进行早期干预。减轻学业负担,改变家长的观念,培养学生良好的用眼习惯,促进自主的视力健康行为。”杨莉华说道,2007年,武汉市青少年视力低下防制(预防控制)中心成立,将防控前移,首要目标是构建完善的学生视力健康教育体系,转变视力健康观念,让学生、家长养成自主的视力健康行为。

武汉模式:防控工作精细到每一顿“养眼餐”

“引导、干预、监测、考核”,在武汉市视防中心与学校、家长合作的过程中,一些可喜的变化正在显现。

武汉市红领巾学校校长李艳梅,在抓学生健康、幸福感方面比抓成绩、分数花了更多精力。

“教育应该关注学生个体一生的幸福感,而有一双明亮的眼睛非常重要。”10月30日,李艳梅告诉澎湃新闻,比如有些专业对视力有要求,如果学生因为近视与心仪的专业失之交臂,将是巨大的遗憾。

因此,自5年前担任起红领巾学校的校长后,李艳梅把近视防控作为教学工作的重中之重,防控的常规工作精细到学生每一顿的“养眼”餐,每一节课外活动课。

“学校有每日的行为引导,每周的爱眼作业,每月的班级护眼工作评比,每学期的全校护眼工作评估会。”李艳梅介绍道,学校还和视防中心合作监管学生视力,用权威的数据说服家长共同关注。

“他们学校最让我满意的就是,课间10分钟关灯,让孩子到阳台、操场远眺、运动、晒太阳。”家长曹珂告诉澎湃新闻,家校共管,孩子回到家后,夫妻俩也给孩子制定规则,让他能更合理地使用电子产品。

“现在一味追求成绩,给孩子过度增加课业负担的观念该改变了。”曹珂说,“快乐、健康、幸福”才是孩子成长的宗旨。

中学是课业负担较重,近视高发阶段,但武汉市第二十一(警予)中学尽可能地为学生减负,其中包括在各科作业上的平衡。

“我们会对学生的作业有一个量的控制。在给学生布置作业时,各科任老师会先把当日的作业汇总到班主任,班主任根据各科布置情况,协调哪些作业可以适当减少,平衡作业总量。而最后当日的作业也会发到家长群,让家长共同监督。”第二十一(警予)中学的副校长贺赛说,针对学生的学习能力差异,也会在有管理的前提下分层布置作业。

据贺赛介绍,班主任协调作业减负的工程自2012年开始,期间也尝试过每天选择一门不布置作业,出现过一些争夺更多作业量的矛盾,几经调整,最后确立了当前的减负模式。目前,第二十一(警予)中学基本能保证学生在晚9点前做完当日作业,中考、初三阶段可能会适当延长1-2小时。

贺赛还告诉澎湃新闻,如今校内虽然正在减负,但有的家长给孩子报了培优班,补习班,校外增负又成另一个问题。

数据显示,近年来,湖北武汉市学生视力低下的新增人数在逐年减少。2014年至2017年,学生标准化视力低下率从50.83%下降到45.45%,小学阶段分别下降0.21%、2.45%、3.31%,实现“三连降”。武汉被教育部确立为全国学生视力健康管理示范区后,“武汉模式”正在全国推广。

全国多地打响青少年视力“保卫战”

除了武汉市外,“光明之战”也在其他各省市地区打响。

例如,《实施方案》出台两月后,10月26日,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率先印发了《黑龙江省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行动方案》(以下简称《行动方案》),定下更为严苛的标准,要求“在小学生近视率上还要求全省在国家目标以内(38%)再下降1-2个百分点”。

同样严格的还有山东省和浙江省,前者将降低学生视力不良率纳入对全省17市党政主要领导考核内容,而后者将学校开展健康教育、课间操和眼保健操活动以及专业人员配备等细小指标均纳入了“健康浙江”考核指标体系。

除此之外,为防控近视,北京市密云区还将课间操、集体跑步各半小时列入学校课程,内蒙古自治区一学校专门在晚自习后空出5分钟“仰望星空”……

“《实施方案》出台后,全国热情高涨。”对此,杨莉华表示,“希望政策能真正落地,多方积极行动起来,依靠全社会动员,痛点终能被缓解”。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