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国人振奋的五顶山事件:小小勤务兵竟成功刺

1943年6月2日,东北尚处于日本殖民统治之下,在黑龙江省富锦市东南20公里处的五顶山日军基地,来此视察的日本军部驻伪满洲国最高军事顾问、陆军中将楠木实隆,被一个名叫常龙基的伪军士兵开枪击毙,这就是令国人振奋不已的五顶山事件。

常龙基1917年2月出生于辽宁省铁岭市东北的西丰县龙潭寺。他的童年异常苦难,从小就对入侵中国的日本人恨之入骨。

1941年,常龙基被日伪军抓住,强征入伍,被派往富锦五顶山大营伪靖安二团。

常龙基身材高挑,白白净净,很瘦弱,非常内向,所以他随队拨防到哈尔滨车站时,就遭到来接新兵的日军下级军官岩本的歧视。

有一次,日本军官岩本出言侮辱,常龙基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岩本大怒,连出几记重拳将他打倒在地。这还不解恨,又把他从地上拖起来,揪住头发往树干上撞,直到他奄奄一息。

常龙基听不懂日语和口令,加上体质弱,术科和学科考试总是不及格,因此他经常受到日本教官的惩罚。当时日本教官常用的两种惩罚方式,一种叫“拿古鲁”,是将双手握成拳,以类似拳击中拍击的方式打人嘴巴;另一种叫“协和嘴巴”,让受罚者两少、一组对打嘴巴。常龙基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

有一天晚上,他忍无可忍,就跑到军营围墙角的一棵树下想上吊自杀,结果被值勤军官发现救了下来,还被关了20天的禁闭。没过几天,他又企图逃往苏联,但刚下山就被抓回,由于怕连累外婆和弟弟,他就撒谎说想回家种地,结果被判禁闭20天,可在禁闭期间他又跑到厕所里去上吊,又被救下,被加判20天禁闭。

有一次他出去饮马,遇到岩本。岩本刚带领士兵捕杀了一名企图从五顶山工事逃走的中国劳工,他们砍下了这个劳工的头颅,带在身上。

看到常龙基,岩本想大大地耍他一下,便把人头藏到身后,笑容可掬地问他要不要吃瓜,常龙基猜不透岩本的用意,正迷惘间,岩本将人头甩了过来,他下意识地双手接住,定睛一看,把人头一扔老远,噔噔噔倒退几步,一下子坐在地上,面如死灰,惹得岩本等人齐声狂笑。常龙基受此一吓,病了几天,以后再不敢吃瓜。

不久,由于他在养马场表现出色,被伪靖安二团一连连长邹士朋要去当了勤务兵。邹有一匹大白马,剽悍神骏,全大营战马无出其右者,常龙基驯养此马,练就了一身不错的骑术。

1943年初夏,北部局势稍紧。为鼓舞日伪军士气,日本军部组成军事视察团,团长即为楠木实隆中将,赴五顶山视察、检阅。驻五顶山日伪军闻知,无不欢欣鼓舞,准备接待和受阅。

富锦伪靖安军司令美藏少将下令整肃军容,又命令从步兵二团挑选20匹军马,配带马兵,供将军视察团使用。

伪连长邹士朋的大白马恰好被选为楠木的坐骑,常龙基便顺理成章地被安排为楠木牵马。为此,他特别高兴,因为他已经有了一个重大计划——杀死楠木,泄一己之恨,灭灭日本人的威风!

他知道受阅时军官只许带佩刀,士兵只许带空枪,所以他巧妙地从邹的妻子处取到装了子弹的手枪,藏在大白马的马粪袋里,上盖少许马粪。

6月12日早晨,楠木在伪满军事大臣邢士廉和第七军管区司令赫幕侠等的陪同下,乘军用吉普车来到五顶山大营,日伪军官兵列队欢迎。

楠木50岁出头,个头不高,微胖,留着仁丹胡,着一身笔挺的黄呢将军服、白手套、黑军靴,胸前勋章金光闪耀,很是威风。他在大营稍事休息后,便要求视察各处工事。

日军以伪骑兵团为先导做仪仗队,“七七五”、“六一三”旅团紧随视察团,最后是伪步兵团,声势浩大。楠木在各级军官和数千名士兵的簇拥下,骑着大白马缓行在五顶山的山路上,常龙基则亦步亦趋,牵着大白马。

楠木显得很轻松,他不住地扫视着所经过的各处工事,并不时驻马细看,常龙基也配合得很好,楠木对这个殷勤能干的小伙子表示十分满意。

走了近一个小时,检阅队伍来到了五顶山的小西河子坡上。这时,太阳透过云层洒下了一些亮光。楠木感到有些燥热,他示意常龙基扶他下来休息一下。

常龙基转过身来,脸上显出笑意,却又似笑非笑。楠木正在打愣时,常龙基闪电般地从马粪袋里掏出手枪,砰地一声击中了楠木的左胸,闪光的勋章被打得粉碎,楠木从马上栽了下来,当即死亡。

常龙基立刻跳上马背,勒转马头,向紧随楠木的邢士廉开了两枪,邢也应声跌落尘埃,但没中要害。

面对如此突变局面,平时训练有素的日军官兵们却个个呆若木鸡,待他们反应过来,举刀欲扑时,常龙基已驾马翻过山坡,绝尘而去。

楠木被刺极大地震动了日本当局和伪满高层,一批相关高级军官因“严重失职”挂冠而去,侥幸保住性命的邢士廉也遭降职。

同时,日伪通令缉捕常龙基,调动了驻富(锦)绥(滨)同(江)三地日伪军和江上军全部船只以及关东军全部守备队、所有特务警察,在远近各处大肆搜索,并封锁了松花江所有渡口。

常龙基刺杀得手后,一口气奔出100多公里,大白马被活活累死。他步行来到了富锦东北部的五合屯,却被当地特务陈丰年等抓住。在押往富锦途中,他凭着过人的机智,一举逃脱,准备渡过松花江,逃往苏联。

在松花江南边有一个湾,名叫呼毕达拉。就在这里,常龙基被获知他行踪而迅速赶至的日伪军大队人马包围。上千士兵排成横列,举枪向他逼近,这时他再逃跑是绝不可能的了,但日军更想活捉他,便让木场和岩本出面劝他投降。

常龙基手中只有一把捡来的镰刀,但他毫无惧色,挥手示意二人不要过来。他转过身来,一步步地向波涛滚滚的松花江中走去,不到半分钟,江水淹没了他的头部。在他投江的过程中和此后的好几分钟,在场的所有日伪军官兵都鸦雀无声。

这一年常龙基只有26岁,他以自己年轻的生命和二年多的坚毅隐忍换来了日军高级将领的性命,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常龙基投江后,日军上下无不惊叹于他的意志和勇气。有人安慰岩本说幸好常龙基没有杀他,岩本黯然半晌后声音低沉地说:“他心怀大恨,也许在他眼里,我根本不值得他杀。”

岩本虽然可恨,但他所说的这个“恨”字,的确正是常龙基刺杀楠木的最大动力!

后来,人们在烈士殉难处,竖立了纪念碑,以纪念这位中国人民坚强的儿子,一个不屈的灵魂!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