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特欲接盘天津博郡,深交所火速发函关注

  继苹果产业链巨头立讯精密后,主营业务为整车设计的上市公司阿尔特也欲切入整车ODM赛道。

  3月27日晚间,阿尔特发布公告称,与天津市西青经济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青经开集团”)、天津一汽夏利运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一汽夏利”)签署协议,拟受让天津博郡80.1%股权,西青经开集团受让19.9%股权。

  “选择天津博郡主要是它比较合适。”3月28日,阿尔特内部人士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天津博郡具有燃油车、新能源汽车双生产资质。目前能肯定的是,公司想要自己造车,但至于要怎么造,会不会做自己的品牌,还要看后续进展”。至于协议对价,阿尔特在公告中称,本次交易价格以经资产评估机构对标的公司股权的评估值为定价依据,并由交易各方后续协商确定。

  在上述消息刺激下,阿尔特3月28日涨收6.06%,报23.1元/股,总市值为76.64亿元。同日,深交所向阿尔特下发关注函,要求其对收购的合理性及必要性等作出说明。

  公开资料显示,阿尔特成立于2007年,2020年于深交所上市,是A股首家上市的独立汽车设计公司。阿尔特2021年半年报显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刘宣武刘剑夫妇,直接或间接控制15.91股权。

  当前,阿尔特的主营业务为新能源汽车和燃油汽车全流程研发及其他汽车行业相关的技术服务。得益于新能源汽车行业的迅速发展,阿尔特近几年发展整体呈现上升趋势。其不仅覆盖广汽、东风汽车等主流品牌,同时与蔚来、理想、小鹏等造车新势力保持长期合作。

  2021年中报显示,其新能源汽车整车设计收入占比创历史新高,达到82.69%。财报显示,阿尔特2021年第三季度累计营收8.46亿元,较2020年同期增长75.38%,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41亿元,较2020年同期增长82.2%。

  “本次合作是公司基于现有业务优势和汽车市场供应链结构需求,在业务板块拓展上向整车ODM的进一步尝试。”阿尔特在前述公告中表示,将有助于公司业务链条的进一步完善,有利于公司综合竞争力的提升。

  据公开资料显示,与代工方仅负责制造环节的OEM模式不同,ODM模式中的代工方负责前端整机设计到后端生产的全链路,需要有更高的研发设计能力,甚至拥有成型的产品,由此,ODM也常被业界称为“贴牌”。据悉,该商业模式在手机产业已相当成熟。

  今年年初,立讯精密便宣布豪掷百亿入局整车ODM,其并强调自己不造整车,希望成为汽车零部件Tier 1领导厂商,协同奇瑞新能源开拓为别人造好车的ODM业务。

  在业界看来,阿尔特此次切入整车ODM赛道,或早有考虑。今年2月下旬,有投资者在投资平台上询问,阿尔特定增投资人中有立讯精密相关关系人,阿尔特会与立讯精密和奇瑞汽车加强合作?阿尔特董秘回复称,“公司对于与产业链上企业的合作,一直保持真诚开放的态度。我们认为阿尔特一定会给包括立讯精密在内的潜在客户带来物超所值的合作成果。”

  今年3月中旬,阿尔特发布公告称,与本田签署《四轮轿车技术许可合同》,本田将其拥有的车型研发所需专利技术、相关车型数据、图纸等许可阿尔特用于相关车型开发,而基于本田许可的相关技术进行开发,并由阿尔特指定合作方制造、销售相关车型,本田则按照销售车型净收入收取提成费用。

  长城证券此前的研报称,阿尔特的核心竞争力主要体现在4个方面:第一,可以提供从整车的产品企划到小批量制造的全产业链服务;第二,是我国唯一具备新能源整车平台开发能力的独立汽车设计公司;第三,从研发团队规模、收入规模等多方面看,阿尔特是国内最大的第三方独立整车设计公司;第四,已成功研发超过 200 款车型,拥有丰富的数据库支撑,建立了非常完善的研发体系。

  值得关注的是,阿尔特目前虽具备整车全链条设计和研发能力,可帮助客户实现产品企划到样车开发,但尚无公开资料显示,其具备大规模量产汽车的能力。

  有业内人士认为,若阿尔特能够收购天津博郡,或可将其产业链业务延展开来,打通设计、零部件、整车代工Tier1的脉络逐渐清晰。

  收购风险不小

  不过,天津博郡的双生产资质虽然诱人,但在实际收购操作中,仍有着不小的风险,阿尔特也在公告中称,上述合作只是初步洽谈的结果,最终交易能否达成尚存在不确定因素。

  天眼查数据显示,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11月,注册资本25.39亿元,实缴资本仅5.19亿元。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是该公司两大股东,分别持股80.1%、19.9%。其至今共经历6次融资,最近一次是在2019年6月,获银鞍资本、盛世投资等投资方资金25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南京博郡汽车成立于2016年,略晚于“蔚小理”等头部新势力车企,其创始人为黄希鸣。不同于“三剑客”——李斌、何小鹏、李想的激情与高调,黄希鸣同他的博郡汽车异常低调。为获得生产资质,2019年10月,博郡汽车与连年亏损的一汽夏利成立合资公司天津博郡,一汽夏利方面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及负债出资;博郡汽车则以现金出资20.34亿元,成为多数股东,天津博郡同时接收了800多名来自原一汽夏利的员工。

  不过,2020年,天津博郡就被曝出拖欠员工薪资未发、社保断缴,以及集体讨薪等消息。同年6月,黄希鸣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博郡汽车目前遭遇到严重的经营困境,决定重新定位公司的商业模式,以形成成果和产品,积极对外合作,争取创造正向现金流,并力争带领博郡汽车走出困境。”

  据彼时媒体曝出的“博郡员工安置方案宣贯版”文件显示,由于其控股股东融资宣告失败,公司已无法恢复正常经营的可能性,天津博郡2020年8月1日至10月31日间进入歇业状态,“歇业”期满后随即开始进行“解散清算”。安置方案中承认,自2020年1月15日起,天津博郡就暴露出控股股东资金困难、无法按时支付薪酬的现实。

  天眼查数据显示,由于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天津博郡2021年10月22日被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判定为失信执行人,案件执行标的总金额425.36万元,未履行总金额424.96万元。

  在业界看来,虽然具备燃油、新能源汽车双生产资质,但天津博郡问题重重,且有不少历史包袱,这对“接盘者”而言有不小的挑战。对此,前述阿尔特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我们后续会进行全面的尽职调查。若调查后发现解决前述问题在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内,公司才会继续推行该合作。”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