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跑汽车获3.6亿增资暂得“喘息” “车界华为”

  2019年,新势力造车迎来了“生死年”,各种负面消息包括车辆自燃、股价腰斩、拖欠薪水、工厂停产等接踵而至。零跑汽车,作为一家由安防巨头上市公司大华股份及其主要创始人创立的造车新势力品牌,近日获得了A-2轮3.6亿增资,也使其得以暂时“喘息”。据大华股份公告显示,零跑汽车2018年营收为122.4万元,净亏损3.07亿元。2019年上半年,零跑汽车实现营收121万元,净亏损约2亿元。作为一家2017年初成立的公司,零跑汽车显然离“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零跑汽车融资额相比“友商”差距大

  大华股份最新公告显示,金华中车基金拟对零跑进行A-2轮增资,增资总额为3.6亿元。其中,2935.78万元计入零跑科技注册资本,其余3.3亿元计入零跑汽车的资本公积。大华股份在本次增资中放弃了同比例增资权。融资完成后,金华中车基金持有零跑汽车的股份为5.06%。由此也可算出,零跑汽车估值约71亿元。相关工商资料显示,金华中车智慧物联新能源产业投资中心成立于2019年3月,主要从事新能源产业投资、物联网产业投资。

  同时,据零跑汽车之前发布的信息,零跑汽车Pre-A、A轮、A-1分别融资了约4亿元、25亿元、7.6亿元,再加上最新的3.6亿元A-2轮融资,零跑汽车合计融资约超30亿元。从融资的总额度来看,零跑汽车相比“友商”还是有很大差距。其中,小鹏汽车至今融资已达到140亿元、威马汽车融资更高达230亿元。

  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更曾连呼造车200亿都不够花。零跑副总裁赵刚也坦言:“零跑今年不会有很大的广告投入。零跑的营销费用非常有限。”今年6月,零跑汽车首款车型零跑S01正式交付。为此,零跑汽车创始人朱江明给出的预期目标是:到2019年年底实现1万辆销售目标,2020年零跑计划实现20万辆目标。数据显示,蔚来今年上半年也就累计交付7542辆新车。可见,零跑雄心勃勃的销量目标或与其融资量相去甚远。

  “车界华为”能否造好车?

  零跑S01定位为一款电动小跑车型。然而,这类型的小跑一直以来都属于小众细分车型,业界对零跑为何推出一款不叫好也不叫座的车型也颇为费解。

  零跑S01售价18.99-22.99万元,补贴后售价为11.99万元-15.99万元。续航方面,零跑S01提供300km和380km两个版本。相比时下续航里程动辄500/600km的电动车,零跑S01丝毫不占优势。当记者询问身边同事是否有意购买这台“廉价”电动小跑车,得到的却是清一色的否定答案:“这个价格,市面上太多的‘响当当’品牌的紧凑级家用车可以选择了,纯电动、混动、插电都有……”

  朱江明的梦想是成为“车界华为”,目前零跑主要管理团队大多来自大华及华为。在S01的发布会上,零跑曾将S01 6.9秒的破百成绩与高尔夫GTI等进行对比了一番,这也是科技类媒体发布会所惯用的宣传方式,但电动车6.9秒的破百成绩在车界并不值得一提。

  更让人感到费解的是,零跑S01虽然标配了ESP、车道偏离预警等等主动安全科技配置,但其全系车型竟然只标配了主、副驾驶两个安全气囊。一位汽车业内同行告诉中国网记者:这属于典型的、用科技圈的做法“硬套”在汽车上的结果。

  零跑选长江代工“一拍即合”

  零跑汽车代工方为长江汽车。资料显示,长江汽车的前身是成立于1954年的杭州长江客车有限公司,而后2013年被五龙电动车(集团)有限公司兼并重组。长江汽车是继北汽新能源之后第二家获得发改委资质的车企,并在2017年11月就通过了工信部的审核,获得双资质。同时,赵刚认为长江与零跑都位于杭州。零跑借长江资质投产“一拍即合”。

  有媒体近来则曝出,长江汽车屡屡出现欠薪、停产等事件。同时,通过中国记者查询发现,长江EV旗下逸酷eCOOL纯电动小型SUV从2016年下线以来至今都处于“消失”状态。换言之 ,以商用车见长的长江汽车在制造乘用车上同样欠缺经验,无疑也将给零跑汽车的乘用车之路蒙上阴影。

  此外,代工模式是否适合汽车产业也未有定数。由江淮负责投产的蔚来就深受代工困扰,李斌曾委屈道,国家强制要求乘用车粘贴生产企业名称的规定已经不合时宜。蔚来在尽力淡化与江淮的关系。相反,威马汽车、理想汽车等为保证品质甚至不惜重金购买造车资质,也不愿走代工模式。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就曾说过,选择代工会睡不着觉。

  截至发稿日期,最新消息称零跑汽车3.6亿元A-2轮融资已经到位。而在漫长造车的路上,汽车人都清楚:造车就是一轮接一轮地烧钱,烧完钱都还不一定能活不下去。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