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生活网-新闻-体育-娱乐-饮食-财经-商户-汽车-科技-女性-广州论坛-旅游-婚嫁-房产-图库-教育-健康-游戏-问答 |
Rss

雅砻江,一条不再沉寂的大河

四年前的夏天,我们从西宁去玉树的路上,翻过巴颜喀拉山口,暮色黄昏中赶到了一个叫珍秦的小镇。印象中,这里空旷寂寥,乌云低垂,道路泥泞,还跨过了一条黝黑的小河。现在回想起来,那条小河就是扎曲河,原来它就是雅砻江的源头。

雅砻江,一条不再沉寂的大河

△图为雅砻江河畔的美丽新村

本来,我对雅砻江也没有太多概念。但在康巴高原上东西南北纵横穿越,渐渐地发现,雅砻江总在身边游移。在石渠县,我来到巴格玛尼石经墙,扎曲河从长沙贡马和格孟乡的交界处始称雅砻江;在德格县,我来到格萨尔王的诞生地,雅砻江从阿须草原缓缓流过;在甘孜县,我来到绒巴岔片区,雅砻江孕育了甘孜州最为宽阔的农业河谷;在道孚县,我来到鲜花盛开的鲜水河畔,这是汇入雅砻江的最大支流;在理塘县,我来到毛垭草原,无量河从这里出发形成理塘河在凉山州的木里县注入雅砻江;在康定市,我来到贡嘎山西坡,每一条涓涓细流都奔向了雅砻江的怀抱。今年实行河长制,自己成为了雅砻江甘孜段的河长,了解到甘孜州18个县中,有11个县属于雅砻江流域,对它就更加关注了。

雅砻江,一条不再沉寂的大河

△图为光影措卡湖 摄影:尼玛嘉措

资料上说,雅砻江是金沙江最大支流,是中国水能资源最富集的河流之一。虽然长度只有1571公里,但河流落差达到3830米,流量达到600亿立方米,全流域水能理论蕴藏量达到3840万千瓦。它从青海流到四川,从甘孜藏族自治州,流到凉山彝族自治州,最后在阳光花城攀枝花流进金沙江。然而,在中国所有的大江大河中,最被人忽视和冷落的可能要算雅砻江了,似乎它没有历史,没有传奇,没有用处,甚至在过去连个名字都搞不清楚,遑论其他。我国著名民族史学家、近代藏学研究学者任乃强先生在其巨著《西康图经》中,记述了他考察的雅砻江,称“胜清以前,未尝有通达之士,识此河水,辨其源流,故无古籍名字,可资聚讼,然犹或解之为黑水、泸水、若水。”他诙谐幽默地说,“水若能言,将自辨矣”。

新龙县,处在雅砻江的深切峡谷之中,受自然地理条件所限,长期处于极度的封闭状态,是甘孜州唯一一个不与本州外其他县接壤的县份。可是,雅砻江之名或许就因它而来。历史上的扎曲河从甘孜县进入新龙县后,藏语称为“雅曲”,新龙地方称为“雅龙”,即雅曲河谷的意思。正因如此,这条河后来在汉语中才被称为雅砻江。

雅砻江,一条不再沉寂的大河

△图为自然中国地图 摄影:尼玛嘉措

新龙虽然偏远闭塞,但与外界的交往却很广泛。早在元代初期,新龙地方的僧人喜饶降泽就到元大都即今天的首都北京拜见世祖忽必烈,据说他施展功力把一根铁矛挽成一个铁疙瘩,藏语即“瞻对”,因此被封为新龙地方的管理者,称为“瞻对本冲”,意为挽铁疙瘩的官员,诞生了当地的第一代瞻对土司。此后新龙700多年的历史,基本就是一部瞻对土司的历史。尤其是到了有清一代,中央政府从1730年到1896年,从雍正,历经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到光绪,七朝皇帝不间断地向瞻对用兵七次,直到赵尔丰实行川边改土归流,设置“怀柔县”(一年后改为“瞻化县”),铁疙瘩终于融化。

翻看历史,还是很有意味。现任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阿来写了一本书,《瞻对 一个两百年的康巴传奇》,在鲁迅文学奖评奖时引起了很大争议,这本书就讲到了这段历史。阿来在书中写道,“所谓现实题材,都是正在发生的事,但写着写着,发现这些所谓新事情,里子都很旧,旧得让人伤心。又发现,这些过去一百年两百年的事,其实还很新。只不过主角们化了时髦的现代妆,还用旧套路在舞台上表演着。”这是作者对藏区社会治理的一种规律性认识。中国人民大学有一位教授高王凌,在研究君主和官僚的矛盾时,从清政府征战瞻对和大小金川的连年战事中,从另一个角度发现并提出了清政府官员的“反行为”,从庆复、讷亲,到傅恒、琦善,第一步是装假、欺骗,第二步是让皇上自己去悟,但是皇上又好像什么都明白。通过施展“反行为”,把皇上蒙混过去,取得了平定瞻对的一场场“伪胜利”。

1929年的10月,任乃强先生跨过雅砻江的关口石门坎,从甘孜县来到新龙,一呆就是82天,这是他在西康考察期间滞留最久的地方。在这里,他因生病,发现了藏药“独一味”的妙用;在这里,他听到了“蛮三国”,其实就是格萨尔说唱,开启了向内地介绍格萨尔的先河;在这里,他因“决心研究边事,详知番中风俗语言,及其他一切实况”,也为“虑其(劣绅土豪)途中报复,籍以自卫”,娶了瞻对土司家的女儿,演绎了一段藏学前辈的传奇经历。

新龙,是一块卧虎藏龙之地。曾在县旅游局工作的老米,是个半藏半汉的团结族,从小在新龙长大。他对新龙的热爱毫不掩饰,极其高调,直接叫板稻城亚丁,认为新龙才是甘孜高原上最美的地方,只是因为交通不便,发展较为缓慢,没有被人们所充分认识。在这个过程中,老米从一个政府官员,转型成了一位出色的摄影师,他跑遍了新龙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他还自己制作了美篇《康巴红新龙》,每隔几天就发表一组新龙的美图美文,宣介自己美丽的家乡。这次辛苦老米,利用周末花了一天的时间,陪我们从和平乡溯流而上,一直走到了安乐乡,这可是新龙境内雅砻江的大半个河谷。

雅砻江,一条不再沉寂的大河

△图为雅砻江上的波日桥 摄影:尼玛嘉措

一路走来果然名不虚传。我们在雅砻江的深沟峡谷中穿行,为新龙夏末秋初的美景所感染。绕着盘山公路,穿过黄金麦田,我们来到麻日乡的措卡湖。湖面虽然不大,但高悬在雅砻江之上,背靠苍茫的大山,藏身茂密的森林,一湖清水倒映着措卡寺的佛殿僧舍,挺拔的苍松翠柏错落有致地排列其间。曾经一扫康巴大地的新龙英雄贡布朗加,他的故事还在当地传扬,县城规模最大的酒店就以他的外号“布鲁曼”(独眼龙)命名。他残存的官寨至今屹立在雅砻江东岸,官寨下方是雅砻江上保留最完整的唯一一座藏式伸臂桥——波日桥,构造奇特,科学合理,造型优美。如今,沿雅砻江的省道S217由北向南贯穿新龙,连接了国道G317和G318。但游客们往往缺乏对新龙历史自然的了解,一骑绝尘,呼啸而过。除却历史的烟雨,新龙的美景,还有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正在等待人们的发现和瞩目。

雅砻江,一条不再沉寂的大河

△图为雅江县城第一高楼驿都大酒店 摄影:尼玛嘉措

新龙县下游的雅江县,则完全是因雅砻江而得名。这个关卡在藏语里称“雅曲卡”,即雅砻江的渡口,清朝在此设立河口县,民国时期改称雅江县。就在这个渡口,赵尔丰引进比利时技术修建了一座跨江大桥,但建成一年之后就因匪患炸掉了,这可能是中国桥梁史上最大的悲剧。目前这里仍然是进藏大道上最为重要而狭窄的关口。雅江县城非常局促地建在雅砻江边的斜坡上,目前为止城区建成面积只有不到0.5平方公里,被称为川藏线上最狭小的县城,因此这里也诞生了据说是青藏高原上最高的大楼—26层的驿都大酒店。

雅砻江,一条不再沉寂的大河

△图为建设中的两河口电站 摄影:多吉

在雅江县城上游25公里处,两河口水电站正在紧张地施工建设。雅砻江在新龙、雅江县境的河道变得最为狭窄,平均宽度大都在40米-80米,而且落差大,很适宜修建水电站。据了解,两河口水电站主要是发电,同时具有蓄水蓄能、分担长江中下游防洪能力。它创下了两项“中国之最”的记录,一是中国藏区最大的水电站工程,二是拥有295米的中国最高土石坝,比三峡大坝高出了整整110米。

从雅江县城到理塘的路边立有一块“康巴汉子村”的招牌,我们十分好奇,于是拐下主路进到一条山沟,不曾想闯进了川藏茶马古道的重镇西俄洛。古道虽已废弃,但历史却在这里沉淀,风景异常的优美。一座座土石结构的藏式楼房高大炫丽,散落在秋日的原野上。同行的朋友介绍说,这片谷地都算是西俄洛,其中最大的一个村子叫“甲翁”,意为汉人驻留的地方,这表明了此地是茶马古道的重要驿站,同时这里还是当年蒙古军队驻军的地方。大家普遍理解的康巴汉子豪爽高大、帅气勇猛,这里之所以出产典型的康巴汉子,恐怕与多民族的交流交往交融有关。乡里的干部说,正在申请把“西俄洛镇”改名“康巴汉子镇”。联想到与之相对应的茶马古道重镇“东俄洛镇”已经改名为“新都桥镇”,感到十分的无奈和怅然。如果只是图经济发展的一时之快,却丢失了深厚的历史存在感和丰富的文化性,只能剩下急功近利和粗鄙媚俗的遗憾。

雅砻江,一条不再沉寂的大河

△图为西俄洛的古碉楼遗址

从西俄洛镇翻上南面的山岭,突然出现一片开阔平坦的草场,周边群山环绕,森林苍郁。本来这片牧场叫“鸡足牛场”,现在为了旅游开发,已经包装更名为郭岗莲花宝顶,好像什么事情都要贴上一点佛教的标签才好用。在牛场的中心也是制高点,我们看到一片巨大的废墟。听县里的人讲,有学者论证认为这里是白狼国遗址,将要开发建设白狼古羌国风情园。白狼国,据《后汉书·西南夷列传》记载,是东汉时期位于四川西部的一个小国,大体位于今雅砻江以西的雅江、巴塘、白玉一带,与中原王朝保持良好关系,在公元70-100年间曾三次归附汉王朝,10世纪以后不见于史册,可能完全融入到藏族之中。

雅砻江,一条不再沉寂的大河

△图为西俄洛秋色 摄影:尼玛嘉措

前几年在这片遗址中发现了一批陶俑,面带微笑,眼睛硕大,十分独特,似乎反映了吐蕃东扩时白狼族逐步融入藏族的过程。我从现场残存的历史遗迹看,建筑规模相当宏大,约有5万平方米,主体结构主要由石片砌成,工艺比较先进,应该不是2千年前的建筑,可能是后来另有一座寺庙又建在了古白狼国遗弃的城池上。我热爱考古,但不是专家,希望专家们能够深入发掘和研究。但不管如何,这个遗址可以充分反应出雅砻江流域同样是一个多民族交流融合的重要区域。

站在古老的遗址上,向西边的山岭望去,在一片黑茫茫的森林中间,展露出一片葱绿的草地。仔细观察,这块草地很像一副完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实在是个自然奇迹。有朋友开玩笑说,还是甘孜人民最爱国,把中国地图都印在了高原的山头上。

雅砻江,一条不再沉寂的大河

△图为随手采摘的野生蘑菇 摄影:尼玛嘉措

徒步下山的途中,路过身边的乔木灌木丛林,竟然遍地都是野生蘑菇。我们同行的6个人只用20分钟就采了10多斤。问当地的村民才知道,这些都是杂菌,卖不出价钱,村民都到青冈林里采松茸去了。雅江,被誉为中国松茸之乡,过去因为我对西藏林芝石锅松茸鸡的欣赏,对此很不以为然。这次的随手采摘,以及在康定菜市场的随见所闻,知道雅江的松茸果然名不虚传。今年的松茸价格较往年高出不少,刚上市时卖到每斤150元,后来价格也基本维持在50-80元。雅江的松茸,通过电商大都卖到了广东、北京、上海、成都等地。目前虽然进入了收尾阶段,但村民们还在每天进山采集。辛苦的劳动换来了一个高收入的年份。

伴随着青藏高原及横断山脉的生态保护、人文发现、山地旅游、水资源开发等,雅砻江逐渐进入了人们的视野。这里有最美的自然风光,这里有深厚且独特的历史文化,这里有丰富的水能蕴藏。无论从哪个角度排座次,雅砻江都应该位于中国大江大河之前列,而且完全不用客气。我们一起来顶!

Copyright © 2009-2016 GZYEA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州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