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88岁的老人在同一天出“远门”,只为寻找团圆的答案

1月1日,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烈士纪念馆首次展出了归国志愿军烈士的遗物,总计372件。“煌煌烈士尽功臣,不灭光辉不朽身。”据了解,现已确认的抗美援朝烈士达19.7万人。这次展出的遗物,主要来自24名有清晰可辨名章的归国志愿军烈士。破损的鞋底、被子弹打穿的钢盔、刻有姓名的印章,都是他们用生命战斗到最后一刻的见证。

马世勋和李维波要去看望这些战友,看望这些曾和他们在同一片战场战斗过的兄弟们,去和他们“团圆”。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两位88岁的老人在同一天出“远门”,只为寻找团圆的答案

在这里,寻找团圆的答案

两位88岁的老人在同一天出“远门”,只为寻找团圆的答案

参观者在烈士纪念馆内参观。中图为展出的志愿军烈士遗物,下图为蔡正国牺牲时的血衣。图片由受访者提供,制图:苏润淇

1月15日那天,随风摇曳的红灯笼,祝福新春的红对联,为冬天的辽宁省沈阳市添上喜气洋洋的装扮。那几天正值“三九”,沈阳白天的室外温度为零下十几摄氏度,让赶着与家人团圆的路人归家的步履更加匆匆。

两位88岁的老人马世勋和李维波却都在这天出了一趟“远门”。他们要去的是同一个地方——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烈士纪念馆。天冷路滑,两位老人一个腿部患有滑膜炎,走路困难,一个戴着助听器双耳依然不太听得见。他们的家在烈士陵园的南北两个方向,到纪念馆路途遥远,一个要坐20站公交车,另一个要坐34站公交车,单程乘车时间都接近2个小时。

然而,他们有一定要去纪念馆的理由。1月1日,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烈士纪念馆首次展出了归国志愿军烈士的遗物,总计372件。“煌煌烈士尽功臣,不灭光辉不朽身。”据了解,现已确认的抗美援朝烈士达19.7万人。这次展出的遗物,主要来自24名有清晰可辨名章的归国志愿军烈士。破损的鞋底、被子弹打穿的钢盔、刻有姓名的印章,都是他们用生命战斗到最后一刻的见证。

马世勋和李维波要去看望这些战友,看望这些曾和他们在同一片战场战斗过的兄弟们,去和他们“团圆”。

团圆,是千里之遥的归途

等了那么多年,一刻也等不下去了。

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烈士纪念馆宣教科的王春婕科长,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从办公室跑出来,一直跑到陵园外的道路上,等待着即将驶来的运送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的车辆。看到挂着红色条幅的车辆驶近,她的泪水止不住滑下脸庞,红色条幅上的大字映入她的泪眼:“祖国和人民永远铭记你们”。

那一天是2014年3月28日,首批437具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回到祖国。回忆起那一天,王春婕依然在记者面前落泪:“1951年建园后,除了1953年安葬了123位志愿军烈士,再没有烈士‘回家’。”王春婕知道自己见证了历史。

经过5年重建,去年12月11日,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烈士纪念馆重新开馆。提起纪念馆里的文物,一直参加重建工作的王春婕显然有许多话要讲。当记者问到“你最有感触的展品是哪一件”时,她将记者带到了一件血衣前。

60多年过去,这件衬衣上的血迹已经变成黑褐色,但浸透了整个右胸部的这一大片黑褐色,以及右胸口处那个刺眼的洞眼,都能让人联想到血衣的主人牺牲时的壮烈。血衣前的说明牌上写着一句话:“蔡正国牺牲时的血衣”。朝鲜战场上,有4位志愿军军级领导牺牲,其中3人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蔡正国是志愿军第50军副军长,1953年4月牺牲,距离朝鲜停战协定签字只有3个月。

在烈士陵园的烈士英名墙上,刻有197685位烈士的英名。陵园经常会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书信和电话,询问家人是否是197685分之一。每每接到这样的询问,王春婕和同事都会认真寻找,并及时给予答复。

记者和王春婕站在烈士英名墙前,看着一个个英烈的名字,浮想联翩。突然,我们耳旁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声。王春婕说,附近是沈阳飞机工业集团。记者想起,那里被誉为“中国歼击机的摇篮”。

记者抬头看天,头顶的天空湛蓝,阳光正好。

团圆,是亲情牵系的血缘

2019年9月29日,一场烈士认亲仪式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举行,6名归国志愿军烈士身份得到确认。

离家还是少年之身,归来已是英雄忠魂。这6名烈士,是陈曾吉、方洪有、侯永信、冉绪碧、许玉忠和周少武。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