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顿的笔记意外曝光,这是给马杜罗的暗示?

摘要:美国军事干预将给委内瑞拉和该地区带来难以言表的痛苦和损害,而能够给委内瑞拉带来变革的可能性却微乎其微。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宣布与美国断交后,连日来特朗普政府狠招不断:先是在联合国安理会紧急会议上催促各国“选边站队”,接着又承认委反对派提议的驻美临时代办人选,还向委内瑞拉石油公司挥舞制裁大棒……28日,一则新消息又让外界猜测美国考虑军事选项的可能性。

派兵哥伦比亚?

当天,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就委内瑞拉政治危机举行新闻发布会。美联社的摄影师捕捉到一个细节:博尔顿手中的笔记本上赫然写着两行字。一行是“阿富汗(右箭头)欢迎谈判”;另一行是“向哥伦比亚派遣5000名士兵。”

哥伦比亚东部与委内瑞拉接壤,该国一直对马杜罗左翼政府持批评态度,并支持委“临时总统”瓜伊多。去年8月,马杜罗躲过“无人机暗杀”后在推特发表视频讲话时,就曾表示有“足够证据”显示哥伦比亚与暗杀事件有关,并暗示美国在背后捣鬼。

有分析认为,鉴于特朗普政府对军事选项未提供太多细节,如果博尔顿笔记上的文字是美方的真实意图,那无异于提供了迄今为止总统对委行动的最重要线索。

几个小时后,白宫发言人的表态,让美国军事干预加拉加斯权力斗争的可能性越来越大。被问及博尔顿笔记上的信息时,发言人说:“正如总统所说,所有选项都摆在桌面上。”

有报道写道,美国政府向媒体证实,博尔顿笔记本上的潦草字迹,确实与委内瑞拉局势有关。不过,目前还不清楚博尔顿是否有意让公众看到这条消息,抑或是给马杜罗一个暗示。

同日,美国财政部发表声明,宣布对委内瑞拉国营石油公司实施制裁。对此,马杜罗在国家电视台上斥责美国“犯罪”。他用英语向特朗普喊话:“放开委内瑞拉”,并表示将在未来数小时内宣布一系列应对美国制裁的措施,但未透露细节。

博尔顿表示,制裁行动将冻结委内瑞拉70亿美元资产,使其在出口方面损失110亿美元。《华尔街日报》认为,此举旨在让马杜罗政府陷入瘫痪,并赋予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更大的权力。

分析认为,委内瑞拉的石油收入非常依赖美国,其41%的石油出口输往美国。关键在于,美国炼油厂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向委内瑞拉支付现金购买石油的客户之一。过去,美政府避免使用石油制裁,也是担心抬高油价伤害美国公司。而今,白宫的新制裁旨在剥夺马杜罗的现金,让委内瑞拉军队没有理由继续效忠他。

连日来,委内瑞拉局势持续发酵。瓜伊多呼吁举行新的抗议活动,并特赦叛逃的军人,以赢得军方支持。国际社会也因紧张局势呈现对立分化:巴西、哥伦比亚、阿根廷等美国在拉美地区的盟友支持瓜伊多,拉美左翼国家玻利维亚、古巴等国则支持马杜罗。澳大利亚、加拿大、以色列和英国等支持委反对派,伊朗、俄罗斯、南非、叙利亚和土耳其等支持委政府。

日前,俄罗斯和伊朗警告美国不要干预这场危机,并表示愿意在“委内瑞拉负责任的政治力量之间”进行斡旋。同样承认马杜罗的墨西哥和乌拉圭也表示愿意主持会谈。俄罗斯上月派遣空军代表团赴委声援马杜罗,但克里姆林宫否认了其在最近的危机之后派雇佣兵保护委总统的传闻。

军事干预只能带来痛苦

博尔顿在笔记本上写下的情况,会在拉美地缘政治版图上真实上演吗?

目前,哥伦比亚方面暂无评论。但哥伦比亚国防部近日表示,哥政府不会向美国提供军事基地,以便后者对委发动军事入侵。哥伦比亚本国也不准备对委进行军事干预。不少反对马杜罗政府的拉美国家,在是否支持美国对委军事干预的问题上态度也比较一致,都反对武装干涉,希望委内瑞拉能够通过和平手段渡过危机。

事实上,进入21世纪以来,拉美国家多次凭借地区协调机制化解地区分歧,包括2008年借里约集团首脑会议和平解决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的矛盾、2009年利用里约集团等区域多边机构推动洪都拉斯国内和解,等等。这些成功经验表明拉美国家有意愿、有能力通过自己解决本地区内部问题。

委内瑞拉民调公司Datanalisis在2018年11月的全国民调中就领导层更迭的选择提出几个问题。只有3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会支持“外国军事干预,将马杜罗总统赶下台”。

有分析认为,特朗普政府淡化了采取军事行动的可能性,相反,它采取了一种罕见的多边外交方式,与“利马集团”合作,对马杜罗施压。但军事选项并不能排除,因为特朗普的委内瑞拉战略,似乎是由他政府中的鹰派推动的。

例如,博尔顿一直将与委内瑞拉及其盟友古巴的对抗视作冷战未竟事业的一部分。白宫任命著名的新保守主义人士艾布拉姆斯担任美驻委大使也引起关注,近年来,艾布拉姆斯一直大声挑战特朗普的议程,他曾为美国入侵伊拉克呐喊助威,并试图粉饰亲美军人独裁统治下的“萨尔瓦多大屠杀”。让这样一个有着令人震惊记录的人染指拉美事务,证实了外界对美国干预别国内政争端的深度怀疑。而一个如此直言不讳批评特朗普的人,却可以在美对委外交方面担任要职,足见强硬派主导特朗普外交政策程度之烈。

纽约大学历史学教授葛兰丁在美国《国家》杂志撰文称,在2017年夏天,特朗普试图说服美国国家安全官员对委内瑞拉发动军事袭击,而他提出这项计划的基础,是美国前总统老布什1989年、1990年对巴拿马的入侵。葛兰丁指出,当前的形势“类似于美国入侵巴拿马和伊拉克前夕”。

还有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承认委内瑞拉反对党议长瓜伊多为“临时总统”,正是为美国派兵进入委内瑞拉的军事干预行动铺平道路。因为被国际社会广泛接受的原则是,东道国可以“同意”另一个国家进行军事干预。由于美国已经将马杜罗政府视作非国家行为体,一旦瓜伊多同意美国在委内瑞拉领土上开展行动,美国就可以“走起”。

但从实际操作层面看,任何对委军事干预都面临许多挑战,是不可能也不明智的政策选择。一方面,由于委内瑞拉尚未陷入内战(委反对派以无组织、非暴力为主),美国几乎不可能幻想对委政府军发起攻击,或在军事上帮助反对派。如果美国军事介入,反而让委国人民同仇敌忾。另一方面,根据美国国内法,任何长期的常规军事介入需要国会批准,这在民主党控制的众院是不太可能实现的。比较可能的情况是,特朗普援引美国法典“武装力量”条款,向委内瑞拉反对派提供秘密军事援助,主要包括情报、资金、通讯设备等,但并无大用。

还有分析认为,美国对委内瑞拉进行灾难性干预的风险是切实存在的。美国入侵委内瑞拉似乎具备现实可能性,但必须坚决反对这一行动方针。因为这将给委内瑞拉和该地区带来难以言表的痛苦和损害,而能够给委内瑞拉带来变革的可能性却微乎其微。

分析指出,必须认识到委内瑞拉的危机并不仅仅是马杜罗造成的,也有美国政府和委反对派的责任。去年11月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的一份报告承认,美国对委制裁可能伤及该国人民,其特点是食品和药品短缺、贫困加剧和大规模移民。特别是2017年年中实施的更严厉制裁严重削弱了委内瑞拉的举债能力,大幅削减了石油产量,这减少了日益绝望的人们所能得到的公共资源。

反对派对这场危机也负有部分责任,原因有二:一是暴力抗议事件造成的直接和间接损害,比如2014年和2017年发生的暴力抗议事件,当时得到美国力挺。反对派的暴力行为助长了恐惧和两极分化的气氛,抑制了经济改革和政府与反对派对话的前景。二是反对派因未能与委内瑞拉工人阶级建立更有效的联系而受到批评。事实上,反对派无法提出一个积极的计划,有效地解决民生关切。因此,为了克服委内瑞拉面临的严峻挑战,需要一个基础广泛、和平的反对派,有效地将合法的政治要求与迫切的社会和经济要求结合起来。

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社论称,由于委国军方至今还在支持马杜罗,政治危机能否和平收场仍充满变数。社论警告称,西方势力当年自以为是地催生“阿拉伯之春”,最后是结出一连串失败的中东国家和大量难民涌入欧洲的苦果,前车可鉴。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