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比赛“赛场第一”离“战场打赢”有多远

  “赛场第一”离“战场打赢”有多远

军事比赛“赛场第一”离“战场打赢”有多远

  8月13日,在“晴空”便携式防空导弹班组综合赛中,中国队战车急转弯。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王裴楠/摄

  8月15日,随着“苏沃洛夫突击”项目接力赛最后一辆战车抵达终点,“国际军事比赛-2019”库尔勒赛区4项赛事圆满结束。来自亚洲、欧洲、非洲、南美洲四大洲12个国家的500多名军人,在茫茫戈壁展开沙场竞技、巅峰对决,为全世界带来一场精彩绝伦的军事盛宴。中国参赛队在激烈比拼中,共夺得12个单项第一、4个团体第一,囊括了库尔勒赛区4个项目的所有金牌。

  今年是陆军连续第三年在库尔勒赛区举办国际军事比赛,与往年相比,今年赛事规模进一步扩大,运行机制进一步完善,保障水平进一步提升,融合办赛进一步拓展。为期12天的赛事,各国军人在更高舞台上切磋技艺、共同进步,增进友谊、互学互鉴,库尔勒赛区的吸引力、影响力逐年提升,已经成为本地区军事交流合作的重要品牌。

  赛场夺金固然可喜可贺,战场制胜才是最终目标

  第一、第一,又是第一!接连几天,“安全环境”项目参赛队员、某红军师下士甘建超连续获得金牌。第一次参加国际军事比赛的他,经过与战友的密切配合,包揽“安全环境”项目单组赛、射击赛和接力赛3项冠军。

  冠军来之不易。备赛期间,他和队友们天天泡在戈壁滩,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毒服练习观毒、判毒和侦毒,几乎每天都得用掉几百支侦毒管。在人员火力突击区,通过索道这个障碍时,别人都能双手抓住上面的绳索前进,身材矮小的他却无法双手抓绳前进。为了不影响速度,他独创了单手抓绳通过的方法,最终成功克服了这个短板。

  “拿到冠军只是起点,我更看重的,是将来在战场上侦毒判毒,保卫战友们的生命安全。”比赛结束,年仅21岁的甘建超在面对众多记者采访时这样说。

  赛场终端是战场,战训一致是各国公认的通用法则,只有从严从难从实战需要出发,按照打仗逻辑设计比赛项目和裁评规则,把“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贯彻落实到办赛参赛的全过程,才能促进练兵备战往深层次发展。

  越障高度设为战车性能峰值、涉水深度接近装备极限、靶标距离近乎武器最远射程……与往年相比,今年“苏沃洛夫突击”项目难度大大增加。项目裁判长苏荣介绍说,这些都是根据装甲步兵战车作战运用的特点设置,目的就是检验装甲车的作战能力极限值。

  “安全环境”项目单组赛根据防化兵的任务实际,增加了化学试管反应和对指定物质进行洗消等项目。同时,在人员火力突击区,“被毁的房屋”和索道、涵洞等障碍均让人耳目一新,但都是未来战场上极易遇到的障碍。

  “晴空”项目在高射机枪对装甲目标射击课目上,射击方式由单发射击改为点射,使用子弹数量由30发减少为20发,射击次数由15次减少为5次。同时靶标迷彩紧贴库尔勒戈壁环境实际,大大增加了射手搜寻的难度,加上射击不允许使用曳光弹,给射手带来不小的挑战。

  赛场之变,就是为了更加贴近实战。多次带队参加库尔勒赛区国际军事比赛的白俄罗斯中校亚历山大·列维表示,今年的比赛难度加大,对他们贴近实战练兵更有好处,他们会把比赛中学到的宝贵经验带回国内,为部队训练水平提升提供借鉴。

  “只有平时多挑战极限,战时才会多一些战胜敌人的底气实力。”谈到这些变化带来的挑战,“苏沃洛夫突击”项目参赛队员黄晓龙显得淡定从容。今年,他和队友们默契配合,以16分12秒的成绩刷新了单车赛纪录。他说,回去后还要多总结经验,把心得体会传授给身边的战友。“因为根据规则,参加过比赛的队员不能再次参赛,我想把更多的机会留给别人。而对自己来说,希望下次胜利是在战场上。”

  把简单招式练到极致,就成了绝招

  自动机,重达76.8公斤,被誉为高射炮的“心脏”。分解自动机无异于一次精准的外科手术。

  根据“军械能手”项目高射炮修理赛规则,队员需将它分解成不少于76个零件。同时,拆卸期间每掉1个零件,罚时10秒,没按照规则完全分解高射炮自动机,每个零件罚时30秒。

  8月7日的比赛中,中士王小强、何彪,下士李玉贵3人分工协作,忙而不乱。在他们手中,几分钟前还毫不起眼的零件,一转眼就成了有威慑力的兵器。透过大屏幕,现场观众可以看到战士们手上厚厚的老茧。这些老茧,对于平均年龄25岁的队员们来说,是他们日复一日刻苦训练的印记。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