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空军“分家”之际谋扩军

当地时间9月17日,美国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在本年度空军协会空天网络论坛上,发表了题为《我们所需要的空军》讲话,提出了美空军扩军计划,拟从现有的312个中队扩编至386个中队。今年6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指示美国防部启动建立太空军的必要程序,以将太空力量从空军分离出去。在这一背景下,美空军部长提出扩军计划,名义上呼应美新版《国防战略》报告关于大国竞争的要求,实则也有维护本军种地位、争取军费资源的利益考量。

历史:发展迅速

短短几十年就由陆军通讯兵的一个科,发展成为一个能够左右战争胜负的强大军种

美国空军的前身可以追溯到1907年成立的陆军通讯兵航空科。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锤炼,美陆军航空部队成长壮大,并于1947年独立成为空军。在洲际导弹尚未出现之前,轰炸机是核武器最有效、最主要的运载工具。20世纪四五十年代,美苏两大军事集团奉行的核战略,实际上是以空军为主的核轰炸战略。基于“优先建立一支强大的战略空军”的认识,这一时期美空军在国家武装力量建设中的地位十分突出,也因此发展迅速。到1960年时,在美国陆海空三军中,空军所占比例高达46%,甚至超过了陆军。在时代大潮的推动下,短短几十年,美空军就由陆军通讯兵的一个科,发展成为一个能够左右战争胜负的强大军种。

20世纪末,大量高新技术广泛应用于航空领域,使得空中力量的作战能力成倍提高,美空军发展迎来又一个春天。在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以及阿富汗战争中,空军都发挥了重要作用。特别是在科索沃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用大规模空袭的作战方式,对南联盟进行了连续78天的轰炸,最终达成政治目标。这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制空权》作者杜黑的观点:“独立的空中作战是未来战争战略行动的主要样式,空中战场将是决定性战场。”

现实:谋求扩军

拟从现有的312个中队扩编至386个中队,人员增加约4万人

新版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防战略》报告聚焦应对大国之间的战略竞争。军种战略作为下级战略,必然要服从服务于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美空军参谋长戴维·戈德费恩说,目标是能够保卫美国,提供有效的核威慑,击败来自大国的潜在“对等威胁”,与此同时遏制恐怖主义威胁。从美空军高官的言论和有关文件信息不难看出,下一步美国空军建设将着眼应对大国竞争,致力于打造一支能够打赢与对手高端作战的空中部队,以实现其“全球警戒、全球到达和全球力量”的目标。

扩充和优化兵力。美国空军现役部队由航空兵部队、航天部队、特种部队、保障与支援部队等组成,通常按照航空队、联队、大队、中队四级编成。根据威尔逊所描绘的扩军计划和未来兵力结构,美空军将从现有的312个中队扩编至386个中队(详见图表)。这一目标有望于2030年前后实现,预计将使空军人员增加约4万人。从中可以看出,能够得到职能司令部和其他军种支援的网络、导弹中队保持数量不变,轰炸机中队、指挥控制和情报监视侦察中队、太空任务中队、特种作战中队则增幅较大。这反映了美空军对远程打击、特种作战、指控信息系统和太空等新型作战力量的高度重视。此外,特朗普今年8月13日签署的美“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拨款395亿美元用于空军部队升级,批准国防部采购77架F-35 “闪电II”战斗机和15架KC-46“飞马”加油机,对空军的扩军计划也给予了一定程度的资金支持。

发展面向未来的作战概念与能力。美国空军2015年9月发布的《空军未来作战概念2035》文件明确,包含机动、速度、协调、平衡和力量5个要素的“敏捷作战”是未来空军的核心作战概念;空军发展的5个战略方向是提供有效的21世纪威慑力、保持强劲灵活的全球一体化情报监视和侦察能力、确保构建一支能够适应全频谱作战的高端一体化力量、寻求能够促进多域一体化的方法、持续寻求能够改变战争规则的技术;空军未来的5项核心使命任务是自适应域控制、全球一体化情报监视和侦察、快速全球机动、全球精确打击、多域指挥与控制。为实现“敏捷作战”要求,美空军面向战时编组了10支航空航天远征特遣部队(AEF),每支大约编有作战飞机180架、各种预警侦察、运输加油等保障飞机330架,平时保持2支远征特遣部队处于值班状态,一旦有事可随时向联合作战司令部提供支持。

未来:面临困境

财政现实与安全需求目标之间存在差距,太空军也将分走部分资源

美国空军虽然提出了雄心勃勃的扩军计划,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实际操作起来还要受到一些因素的制约,主要来自两个方面。

首先是经费不足的问题。虽然美国2019财年国防预算高达7160亿美元,较上财年增长了2.6%,但美各军种均提出了大幅扩军计划,都想如愿显然是不可能的。正如美国《外交政策》网站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所指出:“财政现实与安全需求目标之间存在差距。”

其次是来自其他军种的竞争。美国各军种之间是既合作又竞争的关系。各军种都装备了不少战术导弹,其中海军还装备了大量舰载机,都能执行一定的空中打击任务,从而可能抢走美空军的部分“饭碗”。当前,美军对网络等新型作战力量高度重视,不久前将网络司令部升格为一级司令部,下一步还要将原属于空军的太空力量升格为太空军,使其与美空军平起平坐。太空军这一重要新型作战力量预计2020年独立后,将分走部分资源,使美空军全球一体化情报监视和侦察等能力大打折扣,空军在美国各军种中的地位分量也会随之降低,不利于今后争取军费预算和其他资源。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