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俄“高加索-2020”戰略演習

盤點俄“高加索-2020”戰略演習

9月26日,中方參演部隊受閱方隊整齊通過閱兵台前。來源:國防部網

2020年9月21日至26日,俄羅斯依托其南部軍區卡普斯京亞爾等內部訓練場及黑海、裡海部分水域舉行“高加索-2020”戰略演習,這是俄軍年度計劃內的最大規模演習。除俄羅斯外,中國、白俄羅斯等國家也派出軍隊參加演習。俄軍總參謀長格拉西莫夫親自指揮,參演部隊演練了側翼打擊行動,並對假想敵發動聯合側翼包抄,迫使“敵人”改變進攻方向,並為包圍部分“假想敵”部隊創造了條件。

俄軍素有通過戰略演習檢驗並提高部隊戰備水准、實戰能力的傳統。此次“高加索-2020”戰略演習是俄軍每四年一個戰略方向的周期性演習,那麼此次軍演有何亮點,以俄羅斯南部高加索為主要戰略方向,又體現了俄軍何種戰略考量?

敏感方向,應對多重威脅

“高加索”系列軍演始於2008年,因該系列軍演主要針對俄羅斯南部戰略方向而備受矚目——這裡有黑海、地中海、裡海、中亞、中東等多個全球性熱點地區。在這些地區各方勢力暗流涌動,大國博弈於無聲處悄然展開。

與歷屆“高加索”系列軍演不同,此次軍演的戰略導向發生些許改變,由以往較為單一的反恐主題轉向應對“混合戰爭”這一新興戰爭模式。“高加索-2020”軍演想定為:某些國家在俄羅斯境內高加索地區和俄羅斯南部戰略方向上的鄰國境內發動“混合戰爭”,策劃“顏色革命”,通過綜合使用軍事和非軍事手段扶植反對派力量,制造社會暴亂,挑起流血沖突,並趁機實施軍事干預。作為應對,俄羅斯在境內的高加索地區果斷展開反叛亂行動,並應鄰國合法政府的請求,出兵境外打擊“三股”勢力,以避免沖突蔓延至俄羅斯境內。

演習過程中,陸上作戰集群在轟炸機、武裝直升機等強有力空中火力支援下,依托主戰坦克、步戰車、遠程榴彈炮、自行火炮和多管火箭炮系統等武器裝備,對假想敵實施空地聯合打擊。 同時俄空天軍出動60架伊爾-76大型運輸機,共搭載1萬名空降兵及戰車、火箭炮、反坦克武器等裝備,飛行2000余公裡,進行遠程機動、敵后空降等科目演練。引人注目的是俄軍為防空部隊建立了一個統一的現代化的通信和自動控制指揮系統,使得參演部隊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識別和分辨空中目標,並實時將摧毀命令發送至火力裝備,實現最佳防御效能。

此次演習從想定到實施,均體現出俄軍高層對“混合戰爭”軍事理論的高度重視。戰爭形態正在變化,現實威脅也愈發多種多樣,通過在敏感方向進行戰略演習,俄軍在檢驗作戰能力的同時,也在進行戰略威懾。

新型裝備,力爭戰場優勢

俄軍戰略演習是其檢驗新戰爭理論、新技術裝備的重要平台,通過高強度演訓活動,俄軍正在力圖爭取未來戰場優勢。

據報道,俄軍在“高加索-2020”戰略演習中首次投入無人機部隊。這些無人機包括“超光速粒子”“哨兵”“海鷹-10”“前哨”等型號,南部軍區參演炮兵部隊在實彈射擊階段利用這些無人機獲取戰場信息,實施偵察並測定目標位置,之后將數據傳輸到炮兵部隊火力指揮所,這些無人機還將用於監視炮兵火力的毀傷效果。

以上戰術是俄軍無人機的典型作戰運用,即依靠偵查,通信型任務載荷對己方火力進行引導校射,並對毀傷效果進行評估,可以說,無人機已經成為俄軍指揮控制體系中重要的組成部分,是作戰體系的重要節點,承擔著保障作戰行動的重要任務。

另一種新型裝備同樣引人注意,在“高加索-2020”軍事演習的對抗階段,俄軍首次使用了TOS-2重型火箭炮。報道稱,在演習中,TOS-2重型火箭炮摧毀了模擬的敵方裝甲部隊。

TOS-2是TOS-1A的繼承者,具備更強戰斗力。該型火箭炮有更遠的射程,實現了全自動瞄准、射擊和火力控制。還配備了對抗精確制導武器的無線電電子防御系統。TOS火箭炮系統和其他通用型火箭炮最大的區別在於,該炮採用專用的“溫壓彈”作為戰斗部,因此具備獨特的殺傷效果。

通過此次演習不難發現,不論是首次參演的無人機部隊,還是新型火箭炮,都是在敘利亞戰場有過實戰檢驗的裝備,通過運用新裝備,檢驗新戰法,俄軍正在積極吸取其在敘利亞行動中獲取的實戰經驗,並迅速形成新的作戰體系。

聯合演訓,增強中俄互信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9月21日報道稱,參與“高加索-2020”戰略演習的五國參演部隊在阿斯特拉罕州卡普斯京亞爾訓練場試用俄羅斯軍事裝備。

此次戰略演習是繼“東方-2018”“中部-2019”演習后,我軍連續第三年參加俄軍戰略演習,並且在此次演習中我軍首次成建制使用俄軍主戰裝備。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