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控股“跛脚”:回购20日,股价8连跌,市值

图/东方ic

作者|市界 彭硕

编辑|老拿

腾讯怎么了?

连续回购20日,股价依然8连跌。

继上一日股价跌破300港元后,10月9日,腾讯控股迎来近期第8跌——再次收跌1.7%,报293.8港元,以收市价计,腾讯控股市值跌破2.8万亿港元,较今年低高位大跌近四成,市值跌出全球十大。此前,腾讯已经连续20日回购股票,总耗资近6.4亿港币。

这已经是腾讯股价连续第8个交易日下跌。

依照今天收盘价计算,腾讯较今年最高位大跌近四成,总市值位列埃克森美孚之后排名第十一位。

事实上,自8月15日,腾讯控股未经审核的半年报发布以来,就一直处于“跌跌不休”的尴尬局面。外界看来 ,腾讯创新能力不足,盈利空间疲软,正面临“跛脚”的危险 。

腾讯似乎也意识到到了自身问题所在。9月30日 ,腾讯时隔六年再次调整其组织架构,将原有的七大事业群转变为六大事业群。此次调整,能否为失望已久的股价带来转机?即将迎来20年的腾讯,何时止跌?腾讯正在失去创新能力?

今年以来,关于腾讯失去创新能力的说法甚嚣尘上。5月5日,一篇《腾讯没有梦想》横空出世,瞬间刷爆社交网络。该文直指腾讯的现状——正在丧失产品能力和创业精神,日益变身一家投资公司。

正如文章作者所言,近年来,腾讯益发以投资公司的面貌呈现在大众面前。简单梳理便发现,从2014年到2018年,腾讯的投资版图从国内扩张到全世界。投资领域从O2O、电商等领域开始,逐渐渗透到出行、医疗、教育、金融、零售等能与互联网发生关系的所有可能的垂直领域。

根据虎嗅网此前报道,腾讯近5年来投资事件数量呈现一个疯狂上升趋势。2013年的腾讯共进行19次投资事件,到了2017年这数字变为了125,增长了5倍多。有机构统计,腾讯目前的投资活跃度已经远超一众投资机构,甚至能排到TOP1或者TOP2的位置。

对于腾讯是不是已经变成了投资公司的问题,腾讯公司和马化腾本人也从不避讳。2015年,马化腾就抛出了“半条命”的说法:“过去确实有很多不放心,出于本能,很多事情都想自己去做。现在我们把另外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了。”

图@视觉中国

虽然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是聪明人的选择,但是前提是把主业做好。目前来看,失去创新能力的腾讯将失去立业之本,因此很难不让股民对其未来表示担忧。自从微信以后,腾讯再没能出现划时代的产品。流量算法时代落后今日头条,短视频领域夭折微视,拱手将市场让给抖音。根据Questmobile的报告,2018年上半年,今日头条系在移动互联网独立APP总使用时长占比增长了1.6倍,至10.1%,而腾讯系APP使用时长占比则减少至47.7%。

在更有想象空间的云计算领域,腾讯也对其关注平平,直到阿里云已经在国际上开疆拓土,腾讯才开始发力,但全球市场上已经落后阿里太多。去年2018全球十大云计算平台市场占有率排行榜榜单显示,阿里云已经跻身全球第六,而腾讯无缘十强榜单。

腾讯一步步错失战略机遇,正反应出腾讯正逐步丧失创新意识。分析人士指明,如果腾讯这次再不及时进行战略调整,其股价可能还有下降的空间。从目前股市对待科技公司和投资公司的不同礼遇程度来看,投资公司的估值显著低于科技公司。如果腾讯放弃主业变身投行的话,显然配不上3万亿港元的市值,股价连连下跌也在意料之中。 靠游戏单条腿走路难撑高股价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也不是一天倒塌。

众所周知,游戏业务一直是腾讯最大的摇钱树。从最新的财报数据看,游戏业务占总收入的41%,事实上,游戏和社交是贯穿腾讯始终的两大基因。

《腾讯十年》一书中就曾用芝麻开门形容腾讯借助游戏起死回生的一段经历。书中描写到,腾讯的即时通讯业务让公司陷入连续亏损,创始人甚至曾一度想卖掉公司,直到后来找到了游戏这把盈利钥匙。强大的流量接入能力让QQ堂、腾讯游戏平台等早期游戏和游戏平台一出生就取得巨大成功。在那之后,游戏的基因被牢固镶嵌在腾讯基因里,腾讯先后超越盛大、网易等传统游戏公司,并于2017年凭借102亿美元的收入总和,超越索尼问鼎世界第一游戏公司的宝座。

正因为游戏业务和腾讯联接过于紧密,行业内的风吹草动也时刻影响着公司发展。腾讯公布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腾讯本季度智能手机游戏收入同比增长19%,环比下降19%,至人民币176亿元;PC客户端游戏收入同比下降5%,环比下降8%,至人民币129亿元。受游戏业务拖累,腾讯第二季度净利润仅179亿元人民币,环比下降23%,远低于市场预期。

而国内游戏监管的收紧更是给腾讯套上了一个紧箍咒。8月30日,教育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其中提到,对网络游戏总量实施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而业内人士则指出,早在今年三月份,关于新游戏的审批就已停止。截止目前,有数千款游戏在排队等待版号中。

9月10日,腾讯较赚钱的棋牌类游戏《天天德州》发布退市公告,被外界解读为游戏行业暴利时代结束的前奏。从当前情况来看,这个前奏可能更早,前不久,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GPC)公布了《2018年1月-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数据显示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1050亿元,同比增长5.2%;端游收入315.5亿元,首次出现下滑。移动游戏同比增长12.9%,相比去年近5成的增速,放缓不少。 被寄予厚望的变革

9月30日,腾讯官方宣布,在原有七大事业群(BG)的基础上进行重组整合,新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保留原有的企业发展事业群(CDG)、互动娱乐事业群(IEG)、技术工程事业群(TEG)、微信事业群(WXG)。而腾讯原来的社交网络事业群(SNG)、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与网络媒体事业群(OMG)被有机拆分组装。

此次革新的亮点主要有两个。一是提高集团内部资源有效整合的能力,二是拔高了云计算和AI等To B业务投资发展的重要性。

在腾讯内部,这场革新被期盼已久,特别是在云计算和大数据时代到来之际,腾讯还局限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产品布局中。腾讯联合创始人、原CTO张志东更是直言不讳地指出公司的内部组织架构存在问题,已经不适应现在的技术环境。

现在看来,打破事业群内部的壁垒是此次变革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有员工在腾讯内网发文指出:赛马机制在公司过去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直到现在仍不过时,但任何规律都是有条件的。过去To C市场的竞争更像是丛林游击战,大家可以尽量分散,最重要的是“神枪手”产品经理,但To B、To G市场的竞争更像是大规模的阵地战,是个系统工程,哪个部位都需要集团作战,考验的是斗志、纪律和领导者调兵遣将的战略眼光。

更有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组织墙”、“内耗”的问题在腾讯内部已经非常明显,而这已经不是过去所谓的“赛马”。“之前经常出现的情况是,业务谈好了,但在内部推动的时候反而受阻。”

船大难调头。尤其对于拥有超过4万员工的腾讯巨轮而言。对于腾讯这样体量的公司,方案的出炉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核心岗位管理人员的任命、未来业务方向的调整,都将是腾讯需要面对的挑战。

而这一次,腾讯还能如马化腾所愿拥抱下半场吗?“从内部论坛看,大家都在打气,势头高涨。”一位腾讯内部员工说。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